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不老村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愚补充完水分, 擦干净身体,来到里屋。

不知为何,明明休息过后应该精神百倍, 然而他的体力却没有恢复。

反而像个漏油的油箱一样, 迅速地感觉到力量流失。眼皮越来越沉重, 就连双腿都像刚刚负重冲刺完五公里, 又酸又沉, 几乎抬不起腿来。

“又来了……”池愚立刻反应过来, 勉强扶住桌子支撑住身体,“那种强制的疲劳感……”

“嗯……”坐在桌边的伊修斯也托着下巴,迷迷糊糊, 脑袋一点一点。

“我明白了……”池愚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 努力睁开眼睛,望向床铺,“系统强加疲惫感给我们, 为的就是让我们不得不在夜晚休息……”

那张白日里看着只觉得硌背的硬板床,此刻在池愚眼里, 竟像天堂般充满诱惑。

过度疲惫的身体,几乎已经开始想象躺倒在那张床上的舒适放松感了。

很明显, 这不是正常的反应。

伊修斯两眼通红,满布血丝。直勾勾盯着那破旧床铺,竟像魔怔似的移不开眼。

“伊修斯。”池愚推了他一把, “别睡床,我们换个地方……”

“嗯……”伊修斯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异样。他闭了闭眼, 不再看那诡异的床铺,沉声道,“睡地上。”

木板床虽然硬邦邦, 但比水泥地还是强了不少的。

池愚一躺到地上,心中立刻生出这样的感慨。

至少床上没那么冷。

“呼……”身旁的伊修斯也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池愚不太舒服地挪了挪身子。水泥地冷得惊人,躺在地上就跟躺在冰块上似的,冷得他后背隐隐作痛。

脊骨深处,上辈子被抽筋拔骨的记忆悄然复苏。让他很不好受。

“……村长也太小气了……”

伊修斯嘟囔着,侧过身子。整个人压过来。

池愚一怔。

充满雄性荷尔蒙的宽阔胸膛,几乎撞到池愚脸上。他一抬头,瞥见伊修斯线条英挺的下颌骨。还有那象征男性身份的突起喉结。

伊修斯健壮有力的手臂绕过池愚,去够他身后床铺上的东西。

池愚只觉有个又软又沉的东西,啪嗒一下掉在自己身上。

随即伊修斯就收回手去。

……是被子和枕头。

池愚还想说些什么,伊修斯已经翻了个身,背对着他,说了句“睡了”,就呼呼睡过去。

池愚:“……”

原来只是帮他拿被子。

池愚恍然大悟。原来那句“村长太小气了”,说的是给他们两个人睡的房间,床上却只准备了一个枕头、一条被子。

“……呵。”池愚想想觉得有些好笑。他摇了摇头,把被子折成两半,一半垫在身下。

后背不再紧贴着冰冷坚硬的地面。骨头深处那种尖锐的痛终于好些了。

池愚长长呼出一口气。又把枕头塞到脑后,忍不住侧过头,又看了伊修斯一眼。

伊修斯背对着他,肩膀宽阔,随着呼吸平稳起伏。

已经睡沉了。

那肌肉纠结、缓慢起伏着的后背,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像一座静默的山峦,又像汹涌的海。

池愚看着看着,困意再次涌上来。

……

冰凉,森冷。

白色雾气先是从脚趾,到脚背,到脚踝,再到小腿……一点点的,像蛇一样爬上来。

池愚几乎能感觉到它蜿蜒爬行的扭曲动作。

果然又来了。

池愚睡得很浅,也故意没有把光剑握在手里。

就是为了做一个实验。

他想知道,这东西的出现,是不是意味着某种线索。

和昨晚一样,这一次,无论怎么努力,池愚还是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他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只有眼珠。

池愚此时侧身躺着,面前是伊修斯宽阔的后背。

这让他倍感不解。

为什么明明是侧卧,却还是被鬼压床?

鬼压床不是都发生在仰卧的时候吗?他这次是故意侧卧,就是防止在鬼魅出现的时候被鬼压床压得动弹不得。

可为什么还是……

在池愚飞快思考的同时,森白雾气还在顺着他的小腿往上攀爬。

那道白色鬼影跪伏在地上,上半身几乎贴到了池愚身上。

就这样,近在咫尺的,一点点地压下来。

池愚清晰感觉到白影的逼近。

强烈的压迫感令人窒息。

池愚胸腔中的心脏,却仍在平稳而缓慢地跳动。

他在观察。观察鬼影的行为。

只见白影趴在地上,放低身子,一点点挤进了池愚和伊修斯中间。

随着它身体的压低,池愚感觉到寒意更深一步地侵入骨髓。

池愚无法转过头颅,因此视野受限。

只有当白色鬼魅缓缓躺下时,他在终于一点一点地、缓慢地,看清了白影的脸。

——那是……!

池愚瞳孔倏地骤缩,心脏猛地一跳。

白色人影的脸,依旧和昨晚一样。褶皱发黄的面皮,犹如陈年宣纸一样的质地。

然而,和昨晚不同的是,今晚的它,已经不是空有面皮、没有五官的无脸鬼。

它的脸上,多了一张嘴。

一张很普通很普通,属于人类的嘴。

白色人影整张脸上只有嘴。那虽然是一张普通人类的嘴,却在空无一物的脸庞上显得格外突兀,格外渗人。

它咧嘴笑着,露出一口细碎的牙。

白色人影已经完全贴在池愚身上,保持着和池愚一模一样的侧躺姿势。

那张阴阴冷笑着、只有嘴巴的脸,也几乎要贴到池愚脸上。

它在做什么?

在靠近、在模仿。

在试着变成和我一模一样的……人?

蜡黄宣纸的脸越来越近。

那张突兀出现在脸上的嘴唇,几乎要和池愚的嘴完全贴合。

……过分了啊!

池愚眉头一皱,再也容不得它放肆。

手中光华一闪,光剑顺应召唤而出,瞬间照亮周边一切!

无脸鬼魅差点被闪瞎眼,尖叫着退去。

与此同时,伊修斯也从浅眠中惊醒。

“它又来了?”

伊修斯坐起身,环顾四周。

看伊修斯的反应,似乎并未听到鬼魅离去时的惨叫。

……为什么?

池愚淡淡应道:“嗯。来了,又走了。”

表情之淡然,仿佛刚才不是见了个鬼,而是赶走一条野狗。

伊修斯大感不解:“怎么那鬼东西每次都找你?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它。”

池愚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进入副本以来,他跟伊修斯同吃同住,除了接收到的个人任务不同以外,他们俩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可这个白色魅影,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只盯上他?

明明同睡一张床,伊修斯一点事都没有,甚至察觉不到魅影的存在。

还有个问题。白色魅影昨天还没有五官,今天就长出了嘴巴。

池愚回想着那张只有嘴的脸,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怪异感。

等它五官长齐之后,会发生什么?

会杀掉我,还是……替代我?

池愚忽然意识到,这个无脸鬼魅,对他来说是一道时间锁。

其他人还能慢悠悠地继续探索副本,而他,或许再过两三天,就会迎来死亡。

一念至此,池愚忽然起身。

“去哪儿?”伊修斯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睡不着,出去走走。”池愚道。

“一起。”伊修斯正要起身,池愚拦下他。

“不用,我想一个人走走。”池愚道,“就在院子外面,不会走太远。”

“……哦。”伊修斯这才重新坐回去。

池愚来到屋外。夜色深沉,空气湿冷阴凉。

这村子被群山包围,夜里湿气很大,总让人觉得肺里要发霉了。

说起来,他们住的那个房子也有一股霉味。感觉好像有一段时间没人住了……

池愚慢慢整理着思绪,思考着下一步的计划。

忽然间,远远一道人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余灰?

池愚眯起眼睛,放慢脚步,缓缓靠近。

少年还未彻底长开的身形,被紧紧包裹在黑色作战服之下。肌肉线条纤细优美,带着一种尚未成熟的青涩感。

池愚不会认错。那就是余灰。

池愚下意识地环顾。并未在四周发现白尽夜的身影。

……余灰是一个人出来的?

他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村庄中间来干嘛?

只见余灰走到村庄中间的土路上,蹲下去,盯着地面,似乎正在研究什么。

那处的地面空无一物——至少在池愚视角看来,那里除了泥泞凹陷的泥巴地以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余灰很警觉。虽然还没察觉到池愚的存在,但也会每隔半分钟就抬起头,确认周围有无动静。

池愚怕被发现,没太靠近。因此看不太清楚余灰到底在干什么。

不过他好像也确实没干什么,只是蹲在土路中间,研究地面上的什么东西而已。

池愚耐着性子。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余灰终于直起身子,拍拍手上尘土,走了。

他离开的方向是东边,也就是他和白尽夜住所的位置。

估计是要回去了。

池愚确认他不会回来后,来到他刚刚所站的地方。

如他所料,这就是一片泥巴地。潮润空气把土地变得湿漉泥泞,一脚下去就会踩出一个坑。

此时地面上除了几个凌乱的脚印以外,别无它物。

难道,原本在这里有什么东西,被余灰拿走了?

池愚眯着眼睛,打量那片土壤。却根本找不到挖掘的痕迹。

余灰在这里,到底做什么?

他为什么会趁着所有人都在沉睡,一个人跑到这里来?

池愚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那一堆凌乱脚印上。

忽然间,他注意到一个细节。

在那一堆脚印之中,有几个特别深刻,特别明显。

——这个位置,是他和伊修斯白天探索村庄时,驻足停下商量事情的地方。

这个位置比较偏,村民不会来这里,因此这一滩毫无疑问是他和伊修斯的脚印。

池愚本身的体重比伊修斯轻,再加上白天伊修斯帮着背包,留下的脚印自然也格外深刻。

所以……余灰半夜不睡觉,一个人跑出来调查的,是伊修斯的脚印?

这到底是为什么?

池愚将这些天来发生的事在心头微微一转,忽然间明白了什么。

他眯了眯眼睛,转头望向村庄另一头,白尽夜住处的方向。

伊修斯有时候,看人真的很准。

余灰才十来岁,太小。再这样跟白尽夜混在一起,真的要被带坏了。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怎么还没有到一万

既然只有七千那我就先更7章吧!

接下来每个小时都有更新哦!记得回来看呀!

营养液摩多摩多!存稿我还有的!你们倒是用点力啊!

感谢在2021-11-01 00:00:00~2021-11-07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言汐 60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53432793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帕帕拉恰 15个;有ciq不珍惜现在可惨 3个;肃清穆、果妈 2个;景景景景景啊、米、紫色、yy_yy、懂、曲阑珊、麟、言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越 120瓶;流年似水忆年华 119瓶;oliviahu1210 100瓶;西湖边上的小拉拉 98瓶;蓝玉 90瓶;莫言 80瓶;和棋、呵呵(_) 70瓶;冬風雪燈 69瓶;果味奶冻、38797443 60瓶;顾与君归 55瓶;林深时见鹿 52瓶;嫣然、笑颜勿离 50瓶;烛林 49瓶;烟云上 47瓶;一只羊 45瓶;我是奈 44瓶;不见长安、3x3魔方¤卐骑士、地主家的二儿子、花叶、丰富故事干哥哥、吉拉拉、方蛋蛋、一只疯鬼 40瓶;雾城 39瓶;逐游 36瓶;草下之米 33瓶;青羽之鱼、娇、赤色世纪、hwscx、晴天不打烊、一雨 30瓶;发呆的…、歼星炮警告 24瓶;myst、寻书、一只小猫两只小猫 22瓶;nemo、有ciq不珍惜现在可惨 21瓶;28270932、老三、石上溪山、夏与世离、柴柴、孑生、龜毛、花花大蚊子、pm22、雾遮、大胆!、一冈冈、君帝鹤、一锅鲸鱼炖不下、感谢…送的深水、非文非言、q、汐、叫我曲奇呦、卡卡是狐狸、苏舜卿 20瓶;星月夜 19瓶;老鼠爱大米 18瓶;orsin、折子戏、画月 16瓶;老派得的地、无你也是浊酒饮、37272964、妧訢、花溪 15瓶;曲阑珊、meow 14瓶;惊蛰 13瓶;hcz3017、48895713 12瓶;小玲玲、懂、漫漫 11瓶;池秒秒、let′s survive、穿堂、每天都在变穷、315562、无我呐、岚、花漾词、brute、买洋芋、之曲、李准基、珞陀、单叶、柳柒、随时爱的、海国玉藻钳、是二水呀、十二点的繁梦、lala、既含睇兮又宜笑、zaza、lalalala、奶黄包、静璃inory、箐、景景景景景啊、黛花都、飓风南瓜灯、二大大的小迷妹、我磕的cp绝不会be、amoya、疏逸、一个没怎么用的工具人、晚风、花开半夏、lily、请勿靠近、沉墨、阿緈yy、41731204、江口、静静宝宝、祖渊、西瓜汁、醉眼望云间、秦青、祭雪辰、快乐鵯鶋到处飞、帕帕拉恰、星魅 10瓶;给你拍个月亮、物缇拉、眼疼啊、二十四、(_)(_)tt 9瓶;白雪雾里、旺仔雪饼 8瓶;别闹、微风拂面 7瓶;沓声夜雨、阿呆和阿瓜、绘笑 6瓶;多事之秋、castigate、我真的好想吃麻辣烫!、一时热度、白墨、。、querida、问道临渊 5瓶;yy_yy、相顾无言、鲑鱼丸子、蔚池晏、风信 4瓶;辜月、聊寄枝春 3瓶;却余、53494368、柱灭之刃、樱崽崽、yixin、暖暖、是萝卜呀 2瓶;三尺有神明、这反反复复、siagl、铁血受妈、追妻火葬场一级爱好者、金盏银盘、我是、绯颜妾、行动瘫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