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刻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分尾之环是个非常简单粗暴的咒术。说刻印就真的是实打实的“刻”印, 要把咒文完整刻进池愚的鱼尾里。

之前伊修斯只不过念出了咒文的两三个文字,池愚腿上就已经皮肉崩裂,鲜血淋漓。

现在鲜血虽然止住了, 但池愚腿上那几道伤口,那是触目惊心。

而完整的刻印,会在他大腿上面环绕完整的一圈。

这让池愚想起了玫瑰花环里的玫瑰图腾。

连成一圈的玫瑰花环会让人死去。

连成一圈的分尾之环会让他痛得生不如死。

但那是必须要做的事。

池愚用pt在系统商城里购买了一些止血绷带,还有恢复生命值的药水——虽然刚才那几个文字刻上去的时候, 他的hp并没有下降。不过背着点药水还是好的,万一呢。

池愚做好一切准备,朝伊修斯点点头:“可以了。”

伊修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将屏幕拉近。

开始诵读人鱼雕像上那神秘的古代文字。

那是一种奇异的发音。

像遥远古代巨石阵上呼啸而过的鹰,苍凉而桀骜地掠过荒野大地。

像锋锐无当的沉重战戟, 刺穿盔甲斩落人头,鲜血从腔子里喷涌出来的飒飒风声。

伊修斯发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池愚就感到剧痛从腿上传来。

像一把锥子,狠狠刺进他的皮肤, 划破肌肉, 割裂血管。

不用低头去看,他也知道自己大腿根上已经皮开肉绽。

疼痛太过鲜明,根本无法忽略。

池愚很想用手按住自己鲜血狂涌的伤口。可这样或许会影响刻印的进行。

他只好用力握紧拳头。颈项微微后仰,强行用意志力压住自己的冲动。逼迫自己——坚持住,忍受住。

大腿根部的肌肤本来就敏感。池愚清晰地感觉自己的肌肉一寸寸地裂开。他几乎听到肌肉纤维崩裂的声音。

只要刻印结束,他的伤口会很快愈合的。

冷汗不断从额头滑落。池愚咬紧牙关, 浑身发抖地给自己心理暗示。

很快就会结束。只要结束了, 他会很快恢复。这就是人鱼种的特殊体质。他会很快愈合……

可这个过程, 实在是太难熬了。

池愚听到自己后槽牙已经咬得吱吱作响。他毫不怀疑再这样用力咬牙下去, 他的牙齿会崩断或是脱落。

可他——必须忍耐。

池愚大口喘息着。他闭着眼, 不得不仰起头。否则不断淌下的冷汗就会很快地流进嘴里。

浑身发抖,脸色惨白。

就连紧握的双拳都在不住打颤。

伊修斯瞥了他一眼,眸色愈发深沉。

但伊修斯并没有停止,也没有询问池愚的情况。

而是加快了口中的念诵。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就不能半途而废。

只有尽快结束,才能最大限度地减轻痛苦。

两个人都清楚知道这一点。

某种奇妙的默契,令两人都信念坚定。没有丝毫迷茫。

然而,刻印带给身体的负担,不光光是皮开肉绽那么简单。

池愚很快就站不住,痛苦地蜷缩到了地上。

他的身体产生了一种很可怕的变化。他感觉自己正从中间裂开,不光是双腿。他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一条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

哐!哐!

一把斩骨刀狠狠劈在他的鱼尾上,一刀一刀,直中脊椎。要把他整个身体从中间一劈两半。

或许那正是刻印中的咒力在对他的身体做的事情。把他一刀两断。

生理性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溢出。池愚蜷缩在岩石地面上,像搁浅的鱼那样喘息。

他的身体微微痉挛着,努力作着深呼吸,想要克服这股剧痛。

然而无论是深呼吸还是背后冰凉的地面,都没有让他好过多少。

他竭力控制着不去按压腿上的伤口。可是太痛了。

不知何时他已经抓握住身下的岩石。啪嚓。岩石轻而易举地被捏碎。到最后手心里都只剩下一把碎石。

指甲和碎石已经深深嵌进皮肉里,掌心湿热黏滑。

或许是汗水,又或许是血。他已经没有力气去确认了。

“……”

伊修斯神色冷峻。目光在人鱼雕像和池愚的鱼尾只见快速游移。

他催动咒语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拳头不自觉地握紧,呼吸急促。

刻印已经来到了关键时刻。

此时池愚如果低头去看自己的身体,就会发现他腰部以下的部分,正在发生着奇异的变化。

鱼尾和人类双腿,两种姿态相互重叠。如同幻影叠加。

当他是人类双腿的时候,大腿靠近内侧的雪白肌肤上,一笔一划地涌现出血痕。像有个看不见的刽子手,握着一把刀,残忍地在他腿上刻字。

笔直刚硬的文字,如同某种隐秘记号,带着裂开的皮肉和狂涌的鲜血,深深刻印在他的身体上。

而他的鱼尾,则在剧痛之下不断抽搐,痉挛。

粗壮鱼尾在粗糙岩石上狠狠磨蹭,试图借此压制痛觉。

然而即便如此,疼痛也未曾减弱半分。倒是鱼鳞被蹭掉了不少。

染血的鱼鳞散落在地面上,很快又会有更多鳞片脱落下来,覆盖上去。

鲜血,砂石,鱼鳞,混杂在一起。肮脏又难看。

伊修斯的视线落在那一滩混乱泥泞的鱼鳞上,眼角肌肉微微一颤。

“还有……多久……”池愚的声音在颤抖。他的眼角正在不断涌出泪水,热烘烘的液体打湿了他的视野。只是吐出这几个字,都像是费尽力气从喉咙深处勉强挤出来。

伊修斯没有回答。

只是继续吟诵着咒语。

伴随着那奇异而独特的发音,神秘古文字不断涌现出来。

带着鲜血,带着剧痛。

池愚不得不继续忍耐。

可是这种剧痛已经让他发疯。

那是比他上辈子被活生生剖出脊骨更可怕的痛楚!

他感到自己已经被从里到外地撕裂,非但肌肉,神经,就连骨头被硬生生剖开!狠狠掰向两侧!

咔啦咔啦咔啦咔啦……

骨头碎裂的声音顺着背脊直窜大脑。

好……痛……

好痛!

过度强烈的剧痛让他终于再也无法保持平静。池愚睁大眼睛,胸口剧烈起伏。

鱼尾猛然抽向地面!

砰!

身下传来巨响,地面岩石猛地炸开!石屑飞溅!

借着这一拍之力,池愚整个身体,猛然弹起!

逃!

身体凌空的瞬间,池愚脑中只剩下一个字。

逃!

他再也受不了了!他要逃离这里!他要逃!!!

一念既动,饱受摧残的身体立刻做出反应!

鲜血淋漓的鱼尾往下一甩,又是重重一尾巴拍在地上!

池愚腰身一拧,整个人已如弓箭离弦般飞窜出去!

离开这里离开这里离开这里!

剧痛已经让他彻底失去理智,池愚两眼赤红,眼睛死死盯着前方的洞口。

山洞外面是黑夜,是旷野,是不知何时已经开始大面积坠落的黑雨。

逃!逃出去!逃离这里!

粗壮有力的鱼尾疯狂摆动,池愚用尽全力,朝洞口奔逃!

然而下一秒。

伊修斯闪电般伸出手,一把握住他的脚踝。

“回来!”伊修斯沉声,握着那纤细聆听的脚踝,把他拖回自己身边!

池愚的腰身以下,本来在鱼尾和双腿的形态中不断变换。

此时猝然被捉住脚踝,他竟一时无法变回鱼尾。

双腿跟上那鲜血淋漓的剧痛,再一次狠狠咬上他的血肉!

“……呜!”

池愚像一只被拿捏住后颈的猫,整个人顿时失去力气,重重朝地上砸去!

没想到伊修斯伸手一扯,直将他整个人拉进怀里。健壮有力的胳膊像一道铁箍,死死环住了他。

“马上结束。最后一点。”

伊修斯沉声。

池愚已经无法理解人类的语言。

他只觉得自己被抓住了。被捕获了。即将再次遭遇那种生不如死的折磨。

不要!好痛!好痛!

“放开我!放开我——”

池愚尖叫着,身下再度幻化成鱼尾,狠狠抽向这个禁锢他的敌人——

砰!

粗壮鱼尾实打实地抽到伊修斯后背上,竟发出金石相撞般的巨响!

“……!”伊修斯猝不及防遭到重击,整个人往前一倾。

然而他竟连一丝痛哼也无,仍旧如钢铁巨像般,稳稳地,紧紧地把池愚摁在怀里。

咒文已经吟唱结束,剩下的就是最后一步。

等待。

池愚双腿血光闪烁,鲜血淋漓的刻痕中浮现出一种烁火熔金般的光芒。

神秘古文字即将连成一个完整的圆环。

分尾之环。

“马上结束。”伊修斯沉稳如山的嗓音在池愚头顶响起。

“坚持住。”伊修斯说。

池愚根本听不进去。

剧痛如海啸般层层堆积,越堆越高。从一开始就已经超出了他能够忍受的阈值。

池愚只觉整个鱼尾彻底裂开。他痛得闭上眼睛牙齿不断打颤。脖子不自觉地向后仰,如同濒死的天鹅一般把最脆弱的喉咙暴露在人前。

即便被咬断喉咙也无所谓了。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还不如死掉,还不如被咬断喉咙被刺穿心脏被开膛破腹。

好痛!

池愚已经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身体只剩下肌肉本能地在抽搐。

滚烫泪水像岩浆一样喷涌,打湿了他的脸颊发鬓。

时间被剧痛无限拉长。

不知过了多久。

刻印终于成环。

池愚整个人一下子失去力气,像一条被抽掉神经的死鱼一样缓缓滑落。

在他滑落到地上之前,伊修斯伸出手,在他腰上托了一把。

然后把他横抱起来。

刻痕上的金光渐渐黯淡。修长笔直的双腿上只留下鲜血淋漓的伤。

“……”

池愚眼神空洞,失神地望着上方。

他的胸膛微微起伏着,嘴唇翕动,费力地喘息。

鲜血顺着他的双腿,一滴一滴地滑落。

古朴刚硬的刻痕,鲜艳浓稠的血,在人鱼雪白的双腿上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伊修斯怀抱着人鱼,感到人鱼的双腿垂在自己臂弯里,随着他走路的动作缓缓晃动。无力虚软地晃动。

像一条湿热滑腻的上好绸缎。

伊修斯抱着他,来到洞穴深处。

那里有一张床。

是刚刚才从系统商城里买的。

他手上的pt所剩不多,能够买得起的也只有这种最最普通的木板床。

伊修斯俯身,把人鱼放上去。

浑身是血、面色苍白的青年,后背一接触到床单,身体就敏感地一绷。

他的手指痉挛般地抓紧伊修斯的胳膊。

伊修斯道:“放松些,躺一会儿。我给你包扎。”

青年像是无法理解他话语的意思,失神的双眼在他脸上停留一瞬。半晌才缓缓点了点头。

池愚像一块快要融化的黄油,虚软温顺地躺卧到床上。

伊修斯拿来消毒和止血用品,低着头,给池愚包扎。

他本以为池愚会喊痛,然而没有。

在经历过刚才那种生不如死的折磨之后,消毒包扎的这点小痛,对池愚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

池愚甚至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只是垂着眼睛,很平静地说:

“谢谢。”

伊修斯尽量又轻又快。

他专注于包扎,没有一个多余动作,没有浪费哪怕一秒钟的时间。

很快包扎完毕。

伊修斯抬眼,问:“还疼么?”

他没有得到回答。

因为池愚已经昏睡过去。

青年的脸色苍白如纸,一身衣物尽数湿透,发丝也湿漉漉也贴在额头上。

血迹已经被完全清理干净。他身上那些湿漉漉的痕迹,是汗水,和泪水。

人鱼不愧是海洋生物。身体里竟然蕴含这么多水分。

伊修斯的目光落在他微微起伏的胸膛上,确定他还活着。

随后,又不放心地确认了一下他腿上的伤。

绷带里包着厚厚一层止血药。这玩意儿在系统商城里卖得很贵,不过效果确实不错。

止血纱布包上去没多久,伤口就不再渗血了。

此时池愚双腿上那两圈绷带,雪白无暇。完美掩盖了片刻前鲜血淋漓的残酷场景。

人鱼的双腿笔直修长,肌肉线条有种优雅的力量感。

缠在腿跟上的雪白绷带,却好似某种病态的装饰品。

……很美。

从今往后,象征分尾的刻痕,会永永远远地烙印在人鱼身体上。

那是伊修斯亲手为他烙下的刻痕。

永永远远,不可抹消。

不知怎么,伊修斯喉头微微发紧。

他凝视着池愚双腿之上,纱布之下,那被遮盖起来的咒环。

静了许久,起身。

“嘶——”

刚一起身,伊修斯便身形一顿,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他龇牙咧嘴地摸向后背。没摸到血,不过也够呛。

起码是骨裂。

——池愚刚才痛到失去理智,想逃出去。可是山洞外面在下黑雨,他出去必死无疑。

伊修斯不得不捉住脚踝把他拖回来,没想到下一秒池愚又变回鱼尾,鱼尾巴啪啪地往他身上抽,在他后背上狠狠抽了好几下。

不愧是深海杀手,凶猛人鱼!

这3米长的粗壮大尾巴,一尾巴下去,换成别人估计整个人都当场给他打裂了。

伊修斯活动了一下筋骨。一转头,看到躺在床上苍白如纸、双目紧闭的青年。

忽然想到:

人类生病了,要吃点黄桃罐头,或者老母鸡汤,让身体快快好起来。

那人鱼呢?

人鱼生病了,身体不舒服了,该吃点什么???

伊修斯握着所剩无几的pt,打开了系统商城。

半小时后,他坐在篝火前面,拿着一柄铁勺,开始搅拌锅里的粥。

这可不是普通的粥,这是海鲜粥。

人鱼平常在深海里捕鱼为生,那人鱼生病了,吃的也应该是深海里面的东西吧!

不过大鱼大肉,不利于消化。

于是伊修斯就弄了点海鲜和米粥一起煮,这样既满足了人鱼的食谱,又很适合给虚弱的人吃。

两全其美,伊修斯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池愚大概是太累了。直到粥快煮好了,他都还没醒来。

之前那个视频回放,伊修斯还没看完。他朝床上瞥了一眼,叹了口气,百无聊赖地点开视频继续看。

视频还停留在双尾人鱼那个画面。伊修斯继续播放。

池愚的第四层梦境,显示系统错误,记录已经消失,无法回看。

惊悚游戏直播系统会有bug出现,这件事伊修斯也有所耳闻。据说池愚的第一个副本《自然史》也发生过类似的事。

由此可见这个系统也不是很靠谱。

伊修斯直接跳过bug这段,来到第五个梦境。

看着看着,他握着铁勺搅拌海鲜粥的手,渐渐停了下来。

只见屏幕上,梦境中的池愚,面对着自己的族人,坚定地说:

“我要去找一个人,那个人曾经为我念诗。”

……念诗?

伊修斯的视线落在池愚手中,那本厚厚的书籍上。

那是一本诗集。

那是伊修斯从来不感兴趣,也从来都读不进去的诗集。

刹那间,一股强烈的狂躁和怒火,涌上伊修斯的心头。

他抓着铁勺,走来走去,嘴里忍不住骂骂咧咧。

他妈的,没想到,池愚居然好这口!

他居然喜欢诗人!

……那个曾经为他念诗的人是谁???

是末世里的人,还是池愚沉睡前就认识的人???

他妈的,他居然连做梦都想找到那个人!

那个人……那个人……!

伊修斯越想越气,终于忍不住,蹭地一下站起来,围着火堆来回踱步。

他满心悲愤,意难平地踱了好几圈,胸中始终有股气血翻来涌去,憋闷得不行。

然而当他一转眼,看到小木床上脸色苍白双目紧闭,整个人虚弱得好像快要死掉的池愚。

伊修斯闷闷地站了一会儿,还是扭头回到篝火前面去。

伊修斯把先前准备好的一大碗海鲜,全部倒进粥里。然后握着锅勺,继续缓慢而均匀地搅拌。

不搅拌的话,粥会糊底的。

伊修斯一边搅着海鲜粥,一边悲愤地想:

他妈的,他做梦都想找那个人。

他妈的,人鱼居然喜欢诗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