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第一百零五章 【10】1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伊修斯睁大眼睛, 差点叫出来。

池愚渡给他一大口氧气,让他的窒息感缓解了许多。却又在某种程度上让他更加无法呼吸了。

同时他还感觉轻飘飘的。

这倒不是尾巴翘上天的轻飘飘。

是真·物理意义上的“轻飘飘”。

这就是所谓的“肺里吸满气人体密度就会减低”吗!

伊修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飘上天了!

池愚松开他,笑着用唇语说:“我们一起上去。”

伊修斯下意识地点头。

池愚一点点地松开手。与此同时, 伊修斯的身体在浮力作用下,开始上浮。

池愚尾巴一甩,紧紧跟上他。

上浮速度,起初很慢。

伊修斯感觉胸腔里鼓鼓的,像被什么东西填得满满当当。

首先排除氧气。因为氧气不会这么温热这么甜。

时间依旧流淌很慢, 但他上浮的速度却越来越快。

水流在他皮肤上涌动,缓缓冲刷鼓膜。而人鱼环绕着他,缓慢地游动。长长鱼尾拖曳摆动,陪他一起游向水面。

啊,他在和人鱼共舞。

冰蓝池水中, 伊修斯看到池愚嘴角的微笑。

他这才发觉自己嘴角也有笑容。

嘴角像是受到了最大的浮力, 翘起来之后就再也压不回去了。

越来越快。

无声的陪伴中, 人鱼始终紧跟在伊修斯身旁。

没有触碰他, 放任他自由上浮。却始终位于他一伸手就可以够到的位置。

池愚绕着他的身侧,一圈圈地游曳。

伊修斯的目光也追逐着池愚,像被鱼钩钩上了就再也解不开。

越来越快。

上浮速度远比下沉快上很多。

伊修斯还没看够池愚, 他就已经浮出水面。

只听哗啦一声, 两人同时出水。

脑袋浮出水面的瞬间,伊修斯第一反应不是感到解脱, 而是——好重!

他终于明白池愚在岸上行走的感觉了。

失去了水中浮力的支撑, 一切重力都像是翻倍重回身体。

伊修斯只觉得浑身肌肉骨头都在往下坠,沉得要命, 像被无数只看不见的手往下拖拽。

他立刻又往下沉。

在水面即将蔓过他口鼻时, 池愚伸手, 一把捞住他。稳稳地把他托在水面上。

四目对望。

两个人都在微微地喘息,胸膛起伏,脸上水珠缓缓往下淌。

伊修斯视线也随着水珠下移。

落在池愚的嘴唇上。

……不够。

水底下那个吻,太轻太仓促。

远远不够。

伊修斯眸色渐深。他伸手,按着池愚的后脑勺,欺身欲吻。

没想到池愚也朝他伸出手来。

池愚的动作比伊修斯更快。

在伊修斯吻上他之前,池愚一伸手,在他鼻子上摸了一下。

咔哒。

他把伊修斯鼻子上的夹子取下来了。

伊修斯:“……”

池愚盯着他,终于忍不住地大笑。

“你鼻子都夹扁了,哈哈哈哈。这个夹子是不是太紧了,好深的印子哈哈哈哈……”

伊修斯:“……!!!”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哈哈哈哈笑死!见证初吻!可是这个初吻这么搞笑是怎么回事哈哈哈哈!】

【神他妈鼻子都扁了!人鱼你没有心!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说这么破坏气氛的话哈哈哈哈!】

【y1s1,伊修斯颜值是真的能打。虽然鼻子夹扁了,虽然留着个大大的红印子,但整体而言还是很帅!】

【确实!要不是人鱼突然拿掉夹子,我都忘记了这玩意儿的存在!】

【哈哈哈前面的你真的确定你们不是cp粉滤镜太重吗!这银晃晃亮瞎眼的金属夹子哪里不妨碍颜值了啊!看上去蠢爆了好吗哈哈哈哈!】

伊修斯也觉得自己蠢爆了。

看着大笑不止的池愚,再回想刚才的场景,伊修斯不由悲从中来。

郁闷地汪了一声。

……不管怎么样,今晚的收获还是很大的。

至少伊修斯克服了对水的恐惧。

两个人从水里上来,擦干净身体。

池愚打开房门,发现外面还是一片黑暗,不由耸肩。

天还没亮啊。

房间里没有时钟,他们只能凭感觉来计算时间流逝。

想想也是。刚刚带着伊修斯潜水,虽然感觉过去了很久,但实际上只有十分钟不到。

毕竟伊修斯的肺活量也就五六分钟,他一口气憋着,正好能潜到水底。

后面是靠着池愚渡给他的氧气才浮上来的。

这个方法不错。

活体氧气瓶。

池愚回想方才,仍然觉得好笑。

“别笑了。”伊修斯仍旧一脸郁闷。他走过来,递了块毛巾,“去床上休息会儿吧。”

“不困。”池愚摇头,“你去睡,我守夜吧。”

伊修斯扭过头,哼声道:“我也不困。”

虽然不困,但伊修斯这话提醒了池愚。

这个副本里,时间的流速是比真实世界快的。

而且走廊客厅都没有窗,房间又场景各异。要么是封闭的泳池,要么是开放的蓝天白云。给人一种要么永昼要么永夜的恍惚感。

这样子,他们的作息就被彻底打乱了。对时间的感知也会越来越混乱。

池愚叹了口气:“我们确实应该休息。进副本都多久了?不可能永远这样硬撑下去。”

得不到休息,体力和脑力都会折损。

池愚朝大床走去,正要爬到床上,伊修斯忽道:“等等。”

池愚转过头:“嗯?”

伊修斯道:“我再试一下,能不能把这个镜子搬开。对着镜子睡觉总觉得不放心。”

池愚抬起眼,朝大床后面的镜子瞥了一眼。

这镜子也是正对房门的。大床则是位于房门和镜子中间。

确实是很令人在意的奇怪构造。

镜子很大,几乎和床一样宽。银白的镜面四周,镶着一圈雕工细致的硬木边框。

池愚起身,道:“一起吧。”

两人便一人一边,试着去搬动镜子。

……很沉。

无论两人怎么发力,镜子始终纹丝不动,仿佛和空间固定在了一起。

池愚若有所思,回头朝房门看了一眼。

他想起昨晚在走廊上,他试图把门撞开时的感觉。

如果没有钥匙,房门也会像和空间固定在一起,无法用暴力开启。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池愚感觉他的思考中始终缺了很重要的一环。

他轻叹一声,收回思绪。

同时听见伊修斯说:“算了,搬不动。我找点东西把镜子遮起来吧。”

“嗯。”池愚点点头。

伊修斯转身去捡他们刚才扔在一旁的毛巾。

池愚百无聊赖,站在镜子前面,看着镜中的自己。

他刚刚出水,头发湿漉漉的,还没完全擦干。

正好就着指尖的水滴,在镜上随手一划。

他写下一个“青”字。

那些失踪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青蓝他们,真的去了镜中的世界吗?

池愚在镜子旁边静了片刻。

水滴缓缓下淌,顺着镜面,一直淌到地上。

“青”字也变得模糊。

镜中世界,始终没有任何变化。

……这个镜子,似乎是经过特殊处理的。

池愚心念一动,用湿漉漉的手掌,覆上镜面。

在体温的作用下,镜面上显示出一个完整的手掌印子。

可是几乎就在他把手拿开的同时,手印就开始消散。

不过一秒钟,镜面就恢复原状,光洁如初。丝毫没有手印存在过的痕迹。

连水痕都消失了。

——不对,不是镜面被特殊处理过。

池愚心头一震,语速很快,喃喃自语:“是时间……这个房间,这个副本的时间流速,比正常时间要快……所以水雾会很快散去……镜子上的痕迹也会迅速消失!”

“是啊。”远处,伊修斯正弯腰捡起一块毛巾,转头露出不解神色,“这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怎么突然又说这个?”

“所以,如果那些人真的进到了镜子里,如果蓝天白云房间里真的是青蓝给我们的留言——”池愚感到思路渐渐清晰,心却一点一点沉下去。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意味着,我们其实已经错过了很多信息!”

“错过了很多,镜中之人,拼命想要传达给我们的信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