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 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重厌麻了,北鱼喝过一点酒,也半麻不麻。

倚榻上面帝王和摄政王并排瘫着,太医围了满满一宫殿。

刺史尸首已经处理,里面清空,外面森严,太医轮流给北鱼和重厌诊脉,不时眉头紧锁,窃窃私语。

“你去说。”

“你去说。”

“你去说。”

推推搡搡,最后太医院判首出来,硬着头皮对北鱼一作揖,说:“陛下,已经找到解决之道了。”

北鱼小鹿眼湿溜溜地转,身体还很麻,但是已经能开口了:“是什么?”

院判说:“陛下,要解此毒需要在药浴,在药浴之时将毒吸出来。”

北鱼点头。

“但是……”院判有些犹豫。

“什么?”北鱼问。

院判说:“太医院填补的药材还未入库,只有一份药浴的药材,陛下和摄政王,只能泡一个了。”

北鱼立刻说:“给摄政王1

他怎么敢跟重老板抢药裕

“陛下1太医们立刻齐刷刷跪下,“此毒剧烈,陛下千万以龙体为重埃”

但是把救治的机会从男主身上剥夺,北鱼只觉得自己会死得更早。

北鱼摆摆说:“朕有天命加持,必能平安无忧。”

院判说:“陛下,此毒会减人寿命,体格孱弱着半月就毙命,陛下的体质……”

其意思不言自明。

北鱼板起脸说:“朕熟悉药草,能将毒性压制。”

院判说:“陛下,此毒每三个时辰发作一次,一次发作半个时辰,其剧痛伤人筋骨,三日后患者便会四肢扭曲,歪嘴斜眼面目狰狞。”

“啊,”北鱼摸着自己端正秀致的小脸,脑海中自己面目扭曲的丑样让他惊慌。

他似是要哭,说:“可是,可是朕不敢…不是,朕是说,摄政王救了朕,朕不能过河拆桥。”

“难道说,”他存着侥幸心理问,“习武之人更能扛住这种疼痛吗?”

刚问完,旁边重老板一个打挺坐了起来。

北鱼被他这黑豹一样的肌肉力量吓了一跳,简直在旁边都能感受到布料下的力量磅礴,立刻挥手说:“摄政王,朕不泡的,药浴即刻送到你府上。”

却见重老板站了起来,俯视他的眼睛看不清情绪,高大的黑影却几乎将他压垮,北鱼顿时战战兢兢。

重老板长臂一伸,将他整个人捞了起来。

被横抱的北鱼惊问:“这是干嘛!朕不泡了,你要把朕扔出去吗?”

重厌刚把毒逼了一部分出来,又对那张小嘴感到无语至极,佯装低斥:“别说话,御池在哪边。”

北鱼一手捂着嘴一手指了个方向。

重厌看清是哪边,又对太医们说话,皱着的锐目使人心惊,他冷淡训斥:“药材不够,便去寻了来,而不是让君主为难。”

太医们被他这样的气场震慑,皆惶惶。

北鱼也在他怀里不敢喘气。

他又说:“今天我与陛下共浴,迅速准备药水。”

说完他便抱着北鱼进浴池,背后全是紧张的应答声。

皇帝的浴池是全天都备着热水,北鱼一被扔下池子就半爬半摸,划开水远远坐在了角落。

他抱着膝盖,肩膀颤抖,看着重老板,重老板在闭目调息,一张俊脸更显得冷锐,大概是被他看太久,利剑一样的眼睛睁开,眼神一扫过来,北鱼又赶紧低下头。

他低下头,重老板也重新闭目调息,他抬起眼睛,发现重老板没有看他了,狂跳的心脏才平息了下来。

不得不说,刚才重老板真的很有君临天下之感。

他的眼神能轻易将太医们震住,一训斥总让人觉得非常难受,很有卑微感。

他那双利剑似的眼睛每次一扫过来,北鱼就觉得全身都被盯住了。

虽然是仇敌,北鱼觉得这种人真的很适合当君王。

即使无时不刻知道重老板是要杀他的,可从重老板的脸色,又看不出杀意,这就是能干大事的人的伪装吗?北鱼在心底为重老板颁了一座小奥斯卡。

“你怕我么?”突然听到耳边重老板好听的声音。

北鱼回头,看见重老板已经调完息了,确实是在询问他。

也许是逼问他?

北鱼抱紧膝盖,小声道歉:“对不起,朕不是故意使你中毒的。”

重厌说:“我不是指这个。”

他眉间微蹙,他能感觉到北鱼身上那种很矛盾的情绪,似乎很想避开他,他横抱他的时候,北鱼总是不自觉推着他,和私下两人的关系一点也不一样,他有些恼。

“我们不是……”他想说什么,但是太医掀了珠帘进来倒药水,他便住了口。

宫人用屏风将两人隔开。

透明的浴池渐渐染上棕色,辛辣的药物让北鱼浑身发烫。

隔开后多了一点私人空间,他将外衣和中衣都解开搭在池边,只留一件半透明的丝衣贴在身上。

因为留空间给太医倒药的缘故,重厌移到了靠近中心的位置,几乎贴着屏风,北鱼能看到屏风后的剪影,他说:“爱卿不脱么?”

寻思人重老板也能厌恶与人共浴,他说:“池里有几样药物还挺辛辣的,穿着不免燥血翻滚。”

过了一会,屏风那边开始动作了。

重老板在屏风那边将衣服脱了,本来就很高大端正的身影,因为脱了衣物的关系显露出优美的肌肉线条,又明显又充满力量感。

北鱼对那样的阳刚身形感到羡慕,又觉得很有吸引力,不自觉靠近了些,两人在屏风边的距离很近,近到重厌其实已经看到北鱼若隐若现的身体,薄薄丝衣下柔软脆弱,只是北鱼不知道习武之人五感有多敏锐。

他说:“是……朕确实,很怕你。”

重厌眼眸透出惊讶。

“为什么?”他问。

北鱼的肩膀软软地耷下,他下巴靠着膝盖说:“卿的权势太大了,即使朕知道卿此时不会对朕做什么,但朕总忍不住害怕,卿的眼神,好凶。”

想起重老板那冰冷的双眼,北鱼肩膀又打颤。

但是他知道这国运终究是摄政王的国运,他抱着膝盖说:“朕知道朕的江山,是卿打的,各州各部也是因为卿才这么安分守己,朕不敢与卿争夺什么,麒麟本非池中物,一遇青云便化龙,只是希望摄政王能给朕一点时间,让朕把这人世间的甜头也尝一尝,这本不碍事的。”

北鱼说的卑微,却不知道重老板还停在上一句。

重厌止不住地想:我看起来,真的那么凶吗?

他很少看镜子,但是练剑的时候,射击的时候,眼神总是要抓得精准,而且在面对部下的时候,冷肃的情绪有更强的号召力。

他摸摸自己的脸,竟忘了他这样的脸,定是要惊吓宫中的金丝雀的。

他尝试放松脸部肌肉,但是有些困难,他低声认真说:“陛下放心,臣自是忠诚的,陛下不用提防臣。”

北鱼苦笑,心想重老板真是防得滴水不漏,不给他留下任何话柄,他也不拆台,就说:“好,朕放心。”

“陛下将手给我。”屏风那边说。

“右手。”那边又补充。

北鱼虽然疑惑,但是也越过屏风伸出手去。

柔细如白藕的小臂一探过汉界就被人抓住,接着一股又湿又热的吸力吮了上来。

“唔1小臂的毒血都在外流,北鱼异样得发出了声音。

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他想。

为了维持表面上的平静,竟委身给他这个仇人吸毒血。

他的伤口有好几公分,这样一寸一寸吸着,整个人慢慢发软。

此时女官在浴室外面守着,一宫人匆匆忙忙赶过来,“姑姑1

女官蹙眉,“什么事,小声说。”

宫人遂掩嘴在女官耳边说了什么,女官听完惊问:“这个时候?”

宫人着急点头。

女官说:“在此等我。”

女官走进御室,没走进几步便看到了摄政王那高大的身影,他身型高大至有些庞硕,而圣君在他怀里轻轻酣睡。

北鱼放了点血又泡了澡,整个人就软绵绵睡着了,他没有病色的脸颊泛着淡粉,看得女官也收起动作,生怕吵醒他,伸手去接:“大人给我吧。”

有武功底子的她力气不比一般男子弱,但重厌并未给她,而是说:“带个路。”

女官便将两人引至卧室,她心思通透,已经隐隐觉得摄政王对圣君的看中,又见重厌不撒手,便问:“大人要亲自服侍陛下吗?”

重厌点头,“嗯。”

女官便把北鱼的睡袍放在床上,退了出去。

出去后宫人问她:“姑姑,那位大人还在外面等候呢,怎么办?”

女官说:“陛下睡了,不要打扰。”

宫人说:“陛下明天起来,发现我们知而不报,是要生气的。”

她又说:“陛下不是吩咐过,无论何时,只要那位大人进宫,不推辞,不阻拦,将人请到陛下面前,只是今天宫里发生了行刺的事情,门卫才挡住了,我也得来求问姑姑的意思,姑姑最了解陛下的心思了。”

女官有些踌躇,她知道就算此时把北鱼吵醒北鱼也绝对不会生气,而且还会开心,但是她总觉得里面的氛围有些奇怪,再来一个人可能会发生什么头疼的事情,她说:“陛下今天受惊了,已经睡下,你只如实去回,明天我自会跟陛下请罪。”

宫人听了,知道后果与自己无关,也就去回了。

“丞相大人,陛下已经歇下,不见任何人,请明天再来拜访吧。”

内宫门的四马轿车内,书童服侍的贵影便是得到这么一句。

面前宫人脊背极低,是给他的身份做出了最大的尊重,只是再如何尊重,说的也是回绝的话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