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2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重厌说:“丞相对在下或许是有误解。”

伏月说:“君臣有序,在下希望摄政王能克己复礼,不要再将手伸到陛下身侧,毕竟摄政王已经权势滔天,再惹出什么风声就不好听了。”

伏月冷冷警告,重厌一时无言,想要解释又……

此时小院还有散落人影,重厌对伏月说:“丞相,借一步说话吧。”

两人来到花园,凉亭内重厌说:“丞相,末将今日此举并非想要越庖代俎,更没有想将手伸到陛下身侧,而是因为末将发现了一些异常。”

他先不解释,而是问伏月说:“丞相可有发现,陛下最近身边有其他人?”

伏月听了,一撩眼皮说:“将军还是在做之前的猜想么?”

总是怀疑北鱼身边有人。

重厌说:“我怀疑有人蓄意接近陛下。”

“将军。”伏月有些烦躁,他想着要不直接告诉摄政王,北鱼身边那人就是他。

事到如今他也不可能看不出来了,这个摄政王对北鱼有明显的好感,可是北鱼和他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又何必让别人来掺和。

重厌没有看出伏月的酝酿情绪,他的心思都在昨晚的事情上,他提前一秒说:“丞相,你可知道,先前在宫中行刺陛下的人,是前朝的叛党。”

伏月听了,眉头上挑了一下。

重厌说:“当丞相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陛下是如何在政变中艰难存命,凡是党争之战的,就不会有完全停止的一天,今天有人蓄意接近陛下,不怕是媚俗之人,而更怕是别有居心。”

伏月说:“将军,其实……”

他几乎要将真相说了,听见重厌先一步说:“那人五官敏锐,能在我靠近时迅速发现,跳窗逃离,恐怕武功了得。”

“跳窗?”伏月有些惊讶,误会怎么会这么大。

重厌凝重说:“我见过他两次,一次是在小院,查至陛下寝殿,陛下有意包庇,一次是昨晚,昨晚他在陛下房中,听我来了,跳窗离开。”

他后来才明白,那个所谓引诱北鱼春宵一夜的游子,恐怕便是昨晚那人,先前的窃贼也只是噱头,那人不断接近陛下、教唆陛下、让陛下替他掩藏身份,

伏月听了,又怪异又不解,“我并未听闻陛下身边有他人。”

重厌说:“若是陛下能让丞相听闻,也不用末将费尽心思调查。”

他拿出在窗口处捡到的杯子说:“丞相可能认出此物。”

伏月看了一眼便能回答:“宫中烧制的瓷器。”

重厌说:“对,宫中烧制的瓷器,王室的御用品,这瓷杯却是在陛下窗下所拾,而陛下房间的桌子,同时摆着一模一样的一个。”

伏月终于懂了,“你是说他和陛下在房中对饮,听见你来了便跳窗离开?”

重厌说:“便是如此。”

他说:“天子年少,心性温软,即使有人蓄意接近,恐怕也不懂得分辨,反而要为他隐瞒。”

伏月也知道北鱼那性子,他心内是有些恼,可是经过前日的事情他却不想轻易怀疑北鱼,他说:“摄政王为何不当面问陛下。”

重厌苦笑:“我若当面问他,他定不会说,逼他,只会让他将那人藏得更紧,我越加寻不到。”

伏月听了,沉吟半晌问:“摄政王这个猜测,有几层把握?”

重厌摇头:“不是猜测,我能看出他房间有人多次出没,只是还没想到捕捉的方法。”

伏月看着那酒杯半晌,垂眸说:“那么,臣献一计如何?”

重厌眉尖一动,问:“你有办法?”

伏月点头。

伏月认为,如果北鱼不愿意说的话,那么这样排查也排查不到,那人很可能不是宫人,而是游兵,没有住在别院里,否则大可不必在窗户间穿梭。

他认为不应该由他们去找,而应该诱导北鱼去找那人。”

重厌说:“可是陛下肯定提防得紧,怎么会主动去找他。”

伏月说:“那么就让陛下情不自禁就行了。”

重厌问:“如何做到?”

伏月说:“我近日研究医书,发现一昧唤做‘鹤动’的药,他会让人心生彷徨,忍不住亲近自己信赖的人,只要给陛下用此药,到时候他若有向你我求助,我们假装不在,他自然就会去找那名游兵。”

伏月也没想到,原本是要为北鱼治疗亲密障碍症所看到的古方,居然在这时用上了。

重厌听是一种药,犹豫了一会问:“有副作用么?”

伏月摇头:“没有。”

重厌答应了,“好,那么你将药备好,我们给陛下用上,让他去找那人。”

伏月说好。

次日宿星晨起呼吸新鲜空气,他在花园里挥举双臂,看见花厅里摄政王和丞相凑居然在一起,他很惊起:“你们在一起用膳?”

难道他们不应该是水火不相容的关系?

看见两人很是投入地在讨论,对着一瓶透明药水窃窃私语。

“……这样如何?”

“好,我认为可行。”

宿星走过去拿起一个糕点往嘴里送,问:“你们在聊什么?”

那两人听见他的询问转过头来,可以看到摄政王是看了一眼丞相在询问意见,而丞相点了点头说:“可以说,到时以太子的名义展开宴席。”

宿星听见他的名讳故意笑说:“你们想在宴席上做什么手脚,可不要给本宫加盖什么罪名。”

他说着给自己倒了一碗豆浆。

重厌冷淡礼貌地说:“太子放心,只是和陛下有关的一点私事,借由宴会的名义行动而已。”

“喔?”宿星将豆浆端到自己嘴边说,“愿闻其详。”

伏月说:“最近我等发现陛下房间有人频繁进出,那人行迹猥琐,狡猾难抓,我们正商议着往陛下饮食里下点药水,让他把那在窗户频繁进出的窃贼引诱出来。”

伏月刚说完,宿星:“噗——!”

他掩着口鼻剧烈咳嗽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看到几条想磕丞相和摄政王的评论……那么,鱼儿我是可以抱走了吗?

(呐喊老婆jpg)

明天上夹,会晚更,从0点推到晚上11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