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2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宿星剧烈咳嗽,重厌问他:“太子怎么了?”

伏月不禁转头留意宿星的表情。

宿星强忍着情绪顺了气,站直淡然说:“没事,本宫只是惊讶你们别院的警卫居然这么差,连天子的寝殿都能让人来去自如。”

重厌说:“并非如此,那人的身手相当不错,我曾和他在女院一带交过手,几乎要与我不分伯仲。”

宿星听着,脊背有点发凉,知道摄政王果然已经联想到那一茬。

重厌说:“那人不止武功高强,而且行踪诡秘,身份不明,于陛下来说很危险。”

宿星想着北鱼曾为了掩护他的身份他身上来了那么一发,当时摄政王并没有再追查他的下落而是赶去吃醋,现在发现他爬窗就要来擒拿,可见根本不是为了“陛下的安全”,尽在冠冕堂皇!

他说:“可是你们却不是去抓那人出来,而是在北皇汤里下药,这又是为何?”

这时伏月说:“这个太子便不必深究了。”

倒是重厌没心眼地说:“其实告诉太子也无妨,丞相找了一昧名唤‘鹤动’的药,此药会让人情难自禁,想要亲赖自己身边的人,届时陛下自会去找他。”

宿星内心嗤笑,北鱼怎么会来找他。

只怕到时北鱼根本不会想到他,而是轮流在这二人门口拍打,那缠绵姿态一出,这三个人都自己窝里乱了,根本不用轮到他。

他发现他根本不用烦恼,只要任事态自由发展自然会失控。

他有些冷嘲地说:“即使天子身边有人,又何必轮到你们插手呢?难道连天子的房中情趣你们也要管辖么?”

重厌有些磕绊,说:“既然是臣子,自然要帮君王排查身边的危险人物。”

伏月垂眸一本正经地说:“身为臣子,君王的安全也是要要的一环。”

宿星听了只想嘲笑,看着他们的眼神也变得嫌恶起来。

这里的人全是男娼女盗虚有其表,为了一己私欲打着身不由己和义不容辞的旗号,而干净的表皮下皆龌龊不堪,他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很烦躁,为北鱼身边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感到厌恶。

他一挥袖子说:“恕在下无法理解这种行为,请自便吧。”

宿星走开,听见摄政王在背后又提点了他一句:“太子今晚佯装不知便行,也请小心误伤。”

宿星终于忍不住冷哼了一句,回了房。

他决定,即使今晚别院天翻了过来,也是北鱼自找的。

帮他一次,不可能帮他一次又一次,他最厌恶的就是这种事情,他绝不再帮忙!

北鱼这边接到摄政王说要给太子开洗尘宴,没有多想答应了下来。

晚上宫人鱼贯进入花厅,将大鱼大肉一盘盘摆在桌上。

别院的建筑没有皇宫那么前卫,这里用的是高桌,大家都不是席地而坐,但是摆着许多花卉,也算是别致风雅。

北鱼自然是坐在上位,左边是太子,以左为尊,右边是摄政王和丞相,看着丞相他就心暖。

宫人一盘盘摆着菜品,北鱼的眼睛越睁越大。

伏月问:“陛下,怎么了?”

北鱼看着满桌的炒肉、卤肉和烤肉说:“丞相,今晚的菜系怎么这么荤腻?”

宴会是重厌安排的,他解释说:“这是为了迎合太子的口味,宿国喜食肉。”

北鱼不知道这个,问宿星:“是吗太子?”

看见宿星很是脸黑地哼了一句。

北鱼:“……”

算了算了,他那小爆娇脾气我早就习惯了。北鱼宽慰自己。

他说:“那么用膳吧。”

他突然发现宴会上没有酒,他问说:“啊,怎么宿国人不喜欢喝酒吗?”

他看着下面宿星的桌面,可是却好端端地摆着酒壶。

这时听见丞相说:“陛下近日正在调养身体,不适合饮酒,臣也不饮。”

他将自己那一壶放到旁边的桌盘去,由下人端走。

重厌自然也是陪北鱼不饮。

北鱼垮着小脸,但是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菜色荤腻,他看着太子一口酒一口肉的好不快活,这么快活地喝酒吃肉,还要摆着一张黑脸,真是搞不懂他。

这样一桌下来,北鱼受不了了,“嗝。”打了个嗝,反胃都是油腻的味道。

丞相适时说:“殿下,臣命人准备了甜汤。”

北鱼听终于有点汤水了,连忙说:“快端上来!”

宫人将百合莲子汤端了上来,北鱼看到那晚清清水水的甜汤简直两眼泛光。

那甜汤就是‘鹤动’,一直不动声色的重厌和伏月交换了个眼色。

伏月吩咐宫人:“给殿下盛一碗汤水解腻。”

“诺。”

北鱼立即舔舔嘴角。

宫人将汤水从本就不大的容器盛到更小更精致的碗里,然后端给北鱼,“陛下请问。”北鱼一手接过。

重厌和伏月紧盯着北鱼的手,一整晚都脸色难看的宿星也不由得将目光投了过去。

他们看见北鱼像是很渴了,直接拿开汤匙,将小碗对到嘴边,一翻手腕——

突然又将碗放了下来,苦着小脸说:“丞相,朕好像有些太饱了,喝不下,嗝!”

伏月嘴角动了几动,北鱼见丞相不太开心的样子,立刻说:“但是朕是很想喝这汤的,朕先放着,今晚朕看了《要事会》肯定会喝的。”

重厌用眼神暗示伏月:不急。

晚上重厌和伏月守在门外,离北鱼房间有五米距离的假山处。

重厌说:“陛下会喝吗?”

伏月淡定说:“以陛下的性子,他会喝的。”

北鱼不会糟蹋别人为他准备的东西,伏月不怀疑地说:“等他夜读完他就会喝了,按时辰来说,快了。”

伏月知道北鱼今晚要读书,往月亮的方向一看,时间差不多了。

宿星此时正在房间里辗转反侧。

他今晚和北国的摄政王与丞相一起告退,看到两人窃窃私语恐怕还不作罢,他是不想理会这件事情的,因为他不想再包庇北鱼的花心行为,但是他一想到如果因为自己知而不报让北鱼陷入麻烦,那些男人知道他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不知道北鱼会遭受怎样的报复……

他额角一抽一抽的。

此时北鱼正读完书上的最后一行,不免觉得政事,实在是太难了!

这是丞相为他编撰的近日朝中的大事,丞相虽然帮他批阅奏章,但是要求他要了解朝中的风向。

看完那些税赋支缴他的脑袋已经昏涨,还有百官建议让他脸色发苦,全部看完他只想赶紧坐下来休息一会。

经过两个时辰晚膳已经全部消化完了,现在嘴里有些干涩。

想到今晚那碗百合莲子汤,他让宫人端上来,宫人知道他要喝汤一直温着等候,现在立刻呈上。

北鱼让宫人退下,自己端起碗就要大口喝,只是在喝下去前一秒,砰的一下闷响,窗户被人破开。

伏月在外面说:“奇怪,汤已经端进去了,陛下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重厌说:“会不会是药效慢了?”

伏月摇头,说:“这汤药效会起很快,虽然入口不那么清冽,但是一口就能中招。”

重厌沉思了一会,突然说:“坏了。”

伏月问:“怎么了?”

重厌说:“你还记得那人是从窗口进来的么?”

伏月说:“记得。”

他突然明白:“你是说,那人恰好来了?可是未免也太巧了,宫人才刚退下。”

重厌说:“不,我们为什么从来没有怀疑过另一种情况。”

伏月说:“什么。”

重厌凝重说:“我们为什么从来没怀疑,从窗口去的人,或许就是陛下。”

“是陛下,去私会他了。”

伏月眼睛蓦的瞪大,两人再不说话,直接往北鱼房间去了。

北鱼看到窗户被人破开,太子抢过他的碗,一股脑将甜汤全喝了下去。

猝不及防汤水被抢,他说:“你干什么呢?”

要是想喝他的他会给的,为什么要抢啊?

还没琢磨过来太子已经喝完了,将碗还给他说:“汤里有料。”

北鱼惊说:“你怎么知道?是谁放的?”

他后知后觉:“那你为什么要喝?”

宿星挑了他第二个问题答说:“是你那摄政王和丞相下的,他们已经怀疑你了,而且正在设计你。”

北鱼还没回过神来,宿星摁着他的肩膀说,“你记住了,这汤一点也不甜,而且有点涩,莲子没有去芯,吃起来很苦。”

北鱼听着,惊悚地点了点头。

他见宿星的脸色突然变得很不好,好像很难受。

他说:“你怎么了!”

宿星没有正面回答他,掩着脸说:“汤很涩,莲子没有去芯,你记住了。”

他说完,整个人蓄力跃出窗外,跃的幅度比往日更高,没有碰着窗,也没有踩到地,而是一跃就跃到树上去,没在地上留下一点痕迹。

树叶哗啦作响,北鱼端碗看着窗有点惊颤。

这时他的房门被人破开。

“陛下!”

北鱼转过身,看到闯进来的是他渐有好感的摄政王,还有他无条件信任的丞相。

他看着空空如也的碗,再看看男人们有些安心和有些尴尬的表情。

他并没有像宿星教的那样去解释汤的味道,因为他内心慢慢腾起了被辜负被欺骗的愤怒。

原来从他吃到那些油腻的菜肴的时候就一直在落在别人的圈套里,而对他伸出援手的是一个他不太熟悉的甚至不是同一个国家的友人。

他胸口充满了冷静的愤怒,不怒自威对两个男人说:“朕在汤水中吃到了作料,想问问爱卿们,这是怎么回事!”

他确实愤怒了。

而两个男人听到他的话,也有些慌张。

没有点灯的厢房里,借着月光可以看到床上那人的挣扎扭动。

他白净的额角布满了汗水,床边的木板已经被他捏得崩碎,他仿佛中了剧毒那样痛苦,可是身上却没有一处受伤,他只是心里裂了个大洞,止不住想起那时候的事,想起那一件事。

那个小女孩站在屏风后面,他像野兽一样斗败伏趴的身体只能看见她嫣红的鞋尖,她跟他说要坚强地活下去。

“只要活下去,就一定会有希望。”

他看见她脱了小袄的肩膀十分瘦削,隔着薄薄的屏纱给他讲卧薪尝胆的故事。

本来他应该立刻去死,因为她信他他也做到了今天这个位置。

他真的很想让她看看他的成就,他真的很想再见一面她。

黑夜放大了成人的脆弱,那太子的慵懒和骨气荡然无存,他的尊严卸了一地,小袄被他当做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抱在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马上下夹子啦~在这章发表之前我会把红包都发完,中了零食的宝宝可以后台填写地址,也可以带着系统短信截图在wb给我私发,看文开心~

放个完结文-万人迷的我究竟怀了谁的崽

快穿演员南鱼浪了三个修真世界,第四个世界只想安稳修仙,谁知道这贼老天偏不如他愿

刚收的小徒弟是个白切黑

小徒弟:师尊除了教我用剑,能教我什么叫做爱吗?

上个世界被他夺舍的龙神

龙神:你要我的身,我连心都一起给你,可好?

上上个世界被他用双马甲玩得晕头转向的魔尊

魔尊:白月光是你,朱砂痣也是你,解释一下?

还有上上上个世界热爱玩养子游戏的妖王

妖王张开手:南南别怕,到父亲这里来

南鱼倒退一步,前狼后虎躲左右为男,躲避不及他被迫海王营业,然后发现——

海王好爽。

在四个男人之间快乐周旋,四倍快乐根本难以想象,直到某天他正要叼住美人投喂的葡萄,却转头撑着桌子一顿干呕,于是他发现自己怀了个……球?

谁干的!

1受控+万人迷+无限修罗场

2假孕、切片攻,沙雕刺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