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29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主卧丞相醒来,倚床问书童:“这次药师是谁?用药有如此奇效?”

书童说:“非他人,是天子亲临之故。”

丞相沉默。

北鱼混沌回到宫中,宿星看见他迎出来问:“怎么样了,药有效没有?”

却见北鱼失落懵然,“小鱼儿?”宿星搭着他的脸问,“怎么了?”

北鱼眼神虚软,脱力往前一倒。

宿星赶紧接住他的身体,“什么了??”

北鱼无力说:“哥哥,我好像做了很错的事情。”

宿星听到他的哭腔,往他脸上一摸,发现北鱼满脸泪痕。

北鱼后知后觉发烧了起来,宿星又是为他忙前忙后,北鱼感觉自己掉入火炉又掉入深渊,身体经历着千锤百炼。

宫里有他留下的治疗寒疾的药方,北鱼喝了之后感觉身体被人托了上来,慢慢浮出水面。

他一睁开眼睛,看见上方有个红狐狸面具,他一笑,面具的口部钻出一支冰糖葫芦,太子的俊脸从后面显现出来,宿星拿着冰糖葫芦说:“醒了,吃点甜的。”

北鱼半坐起来,吃着宿星给他带的糖葫芦。

宿星像个老父亲一样坐在旁边对他唉声叹气说:“你看看你,把自己搞成什么样子……吃慢点!”

更像老父亲了。

北鱼饥肠辘辘,把一串葫芦全干个干净,又被宿星盘查。

他说了自己看到的关于摄政王的资料,以及对自己的记忆不自信起来。

宿星说:“所以你的白月光不一定是你的白月光,你的心上人也可能是你的一个幻想?”

北鱼更加抱紧膝盖,说:“哥哥,我现在很乱。”

宿星抿了抿唇,说:“那我给你一个建议。”

北鱼:“嗯。”

宿星说:“去找重厌。”

北鱼惊恐看着宿星。

宿星说:“你直接、当面问他。”

北鱼呆愣,说:“可是如果真的是他救的……”

宿星说:“那正是你需要思考的事情,不管你是认错人还是做错事,你都要负起责任来。”

宿星说:“我们应该为自己救助过自己的人做出回应,别让别人的付出变得不值一提。”

北鱼一脸“小猫咪听了都震惊”的表情。

宿星说:“你那是什么表情。”

北鱼赶紧摇摇头,说:“没,我只是没想到哥哥会说出这种话。”

好正直,不像反派。

宿星说:“好歹我也是有心上人的男人,在我们国家,不敢面对女人的男人的可鄙的。”

宿星给北鱼捻了捻被子,北鱼说:“说说你的心上人吧哥哥。”

宿星看了北鱼一眼,有点骄傲有点无奈,又有点自豪地说:“她是个很好的人,那时候我还不是太子,而是没落的旁系,被扣在东宫当人质。”

宿星轻描淡写描了几笔他以前的生活,北鱼能从中感觉到宿星的饥寒受冻和皮肉之苦,原来他是那时候随东宫来访北国,在几乎绝境的状况下被那个小宫女施以援手。

“她给了我红色的小袄和活下去的希望,我看到她的鞋子也是漂亮的脂红色,以后我若娶她为妻,这辈子再也不让她走路。”

北鱼震惊太子宠老婆居然宠到近乎变态的程度,又心叹自己太过优柔寡断。

宿星说:“不过我的狐狸已经到京都了,只要我一放它去搜寻,片刻它就能找到那个人的藏身之地!这次断没有找不到的道理。”

他正说着,被北鱼截断道:“哥哥,我想出一趟门。”

“……”宿星看他眼中有坚毅光芒,心中绞了一下,半晌后笑起来说,“那便去啊,阔气点!”

北鱼也露出笑容,穿戴整齐便踩凳上马。

北鱼来到重府,这里已经靠摄政王自己的威望收回了,府里里有很多山茶花,在这个季节开的很烂漫。

北鱼烦请下人通禀,半晌后听到凌乱声音,摄政王重厌半个身子出现在山茶树后,瞳孔放大看着他。

北鱼扶着一朵白山茶说:“天气正爽,将军同朕同饮一杯吗?”

两人摆宴至亭中。

重厌沉声问:“不知陛下前来所谓何事?”

北鱼抓着瓶中一只山茶,不回反问:“将军为何自己将重府夺回来了。”

重厌说:“回京之时,中书便将府邸归还,同赠七座新苑。”

北鱼笑道:“将军好大威风,那倒也是,将军必然有重建新园的能力,那么朕的承诺呢。”

北鱼看向重厌,说:“将军让朕成为有言无信之人了。”

重厌先是心口一颤,随之崩住脸色说:“天子施恩诸多,未必能面面俱到。”

北鱼说:“天子健忘,却也有无法遗落之事,朕想问将军一件事,将军能回答吗?”

重厌发现今天北鱼对他的称呼改了,但是他却不明白是为什么,他说:“必定知无不报。”

“那好,”北鱼说,“朕想问,北历九年,即是将军担任副将那一年,那一年将军叛出军营,连降三级军衔,那一年……”北鱼喉咙干哑问,“将军是否在宫中?”

“……”重厌紧抿嘴唇,继而起身。

“将军!”北鱼抓住重厌的衣袖,肩膀有他都没发现的颤抖说,“这个对我很重要,请将军告诉我。”

重厌撇开北鱼的手,“告诉我!”被北鱼更加用力地攥住。

重厌低头,看见北鱼第一次对他露出这么动容的表情。

他心里却更冷,说:“陛下。”

他反抓住北鱼的手,两个人的视线缠在一起。

重厌说:“陛下有没有想过,陛下中意的,到底是丞相,还是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是谁的人。”

北鱼身子一僵。

重厌说:“难道陛下眷恋别人十年,能够因为一句‘臣是当时那个人’,就能让陛下让对我回心转意吗?”

北鱼说不出话来,重厌心冷:“覆水难收,臣也不是当时那个人,臣无法回答,陛下还是不要难为臣了。”

他说完便想离开,北鱼在后面急道:“你在撒谎!你明明知道什么却不肯说,你有什么不敢的,朕命令你,立刻向朕禀报实情!”

重厌吐气,迈步往前走,却在走出亭子的那一刻,他看到山茶花下一道苍白隽秀的身影。

丞相伏月面容苍倦,说:“我来说吧。”

他扶着树枝往前走,弱声说:“北历九年二十三的事情,我想起来了。”

此时宫内,宿星赶追的前面,一只白色机灵的耳廓狐扒开了北鱼的衣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