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3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宿星将剑摔在地上,恨声道:“你将我蒙在鼓里,嘲笑我找寻你的丑态,却在我面前做出一副交心的模样,北鱼,你真卑鄙!”

他说完挥袖离去。

“宿星!”北鱼想追上去,却觉得茫乱失措。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有梦境恍惚之感,不断诘问自己:“我真的去过别院吗,为什么我有两份记忆,我明明在上元节,但是我又在别院,我到底怎么了,我没撒谎,我没撒谎!”

北鱼突然觉得郁气上浮,病后根基不稳让他胸口痛绞,几近想岔之时一只山竹的爪子贴到他的胸口,北鱼的神智骤然清醒。

“系统。”北鱼惊喜道。

“嗯。”黑猫勾住北鱼脖子的尾巴松开,从北鱼身上跳到桌子上,北鱼问:“系统,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系统说:“知道,我这次就是来告诉你这件事的。”

北鱼说:“系统,为什么我会有两份记忆,一份确定无虞,一份却支离破碎。”

系统说:“因为你长到十岁之后,宿星又回到你七岁的时间线和你发生了联系。”

“时间线?”北鱼问道。

系统说:“在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中,有另外两个平行世界,每个世界都是这样的,至少存在二至四个平行世界。”

北鱼点点头,平行世界的概念并不难理解。

系统说:“十年前上古造父鸿钧复苏,伴随着他的苏醒,修□□大范围合并,洪荒时代残留的上神神格,也都合并在了一起,但这是修□□的大动荡,对于普通的现古代世界并无影响。”

北鱼问:“那么为什么也波及到了我身上?”

系统看了他一眼,说:“这便是我要说的,当时检测你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异常,但是在重厌身上却发现了问题。”

北鱼很快反应过来:“你是说,重厌是其中一名上神的神格转世?”

系统摇头:“不是,如果他是神格转世,早就被时空管理局发现了。”

在北鱼的期盼下,系统说出答案:“他是那柄剑。”

系统的神情变得肃穆:“他是鸿钧的佩剑,能斩杀数十吨体重的上古魔兽。”

北鱼沉默了。

系统说:“重厌是剑,不同于人的特性,他不会主动合并,但是三个平行世界仍然是受了影响,在那三个世界里,你与他们是亲友,是仇敌,也是君臣,但是最终在这个世界你只能有一个选择,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选择,决定权在你。”

系统更加郑重:“但我有一件事情要提醒你,如果你让他们察觉到他们三人是同一个起源的话,他们不可调和的属性会发现激变,三个人中有两个人会从这个世界上消亡,最后只留下一个个体。”

北鱼颤了一下,系统察觉到他心底的想法了,他在想是不是能将他们三个合并在一起,这样也解决了他在丞相和摄政王之间的难题,但是现在看来,如果他让他们三人合并,就会有两人会因为他死去。

系统说:“我已经将实情跟你全盘托出,接下来就看你的决定了。”

系统说完,没有多留,尾巴一甩就离去了。

北鱼看见地上的佩剑跟小红鞋小红袄,只觉得事态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棘手了。

他坐立难安,思索一夜后第二天呼喝宫人:“给朕备马。”

披上披风,骑马来到宿星在宫外的府邸。

那里是一开始就为来访的宿国太子备下的,但是宿星一直住在皇宫里,北鱼感觉如今两人形同陌路的感觉很不好。

他是只身前来,就为了能平等且平静地和宿星说说话。

将马匹交给下人,快步走进府邸。

府中多以山石装饰,有宿国国风的粗犷感,拐角迎面走来两个高大的下属,北鱼本着少事的原则转了一条路,走出山石时却见前面两堵人墙,北鱼吓了一跳。

两名下属到他身前,一名冷笑说:“我就说这里藏着一个小东西,进我府中鬼鬼祟祟,怕不是北国派来的间隙!”

“不,我不是。”北鱼连忙否认。

另一名下属板着脸说:“我们多次进言,太子仍对起兵北国一事无动于衷,甚至将我们轰出来,以我们宿国今时今日的兵力,未免不能和宿国一战,太子却妇人之仁,还在宫中留宿多时。”

“要是被我看见北国君主,必定抽刃击杀!”

他们说到这里,又问北鱼:“你是谁!进我们使者府干什么!”

北鱼听他们刚才对话,哪还敢自爆身份,尽力低下头找了说辞:“我,我是宫中尚衣局派来的,来丈量宿太子的身量尺寸以制贵衣。”

“真的吗?”刚才冷笑的那位下属又是一声冷笑,“你没装宫装,又没例牌,行迹谨慎像是在掩藏什么,等等,你袖中有块玉,让我看看。”

那人伸手袭来,北鱼一惊,条件反射将玉藏得更深。

“不给看,小手倒是白净得很。”那人眯了眯眼睛,透露出一丝浊气。

另一人说:“听说宫中给太子送来几次歌女仆婢皆被退返,他该不会也是来侍候太子的吧?”

北鱼顺势一愣,顺势应下:“对,对。”

他说:“能否请你们带我至太子身边?此时天色略晚了些。”

他想借这等身份让他们带他去见宿星,却见那两人不约而同露出浊气的邪笑说:“你别费心思了,我国太子不近女色,自然也不近男色,你这北国的兔儿爷倒是秀美,竟比我花千金一见的花魁还美上几等,估计在宿国也找不到这等姿色了,我们太子是不会见你的,但你也别闲着,现下就陪陪我们兄弟俩吧。”

北鱼听了,拔腿就跑。

这不在我的业务范围内啊!

只是他还没跑出两步就被两个下属擒住,北鱼说:“让我见一面太子,我有密报传与他。”

下属狞笑:“待会自会让你见他,如果你还活着的话。”

“宿星!!”

宿星正在房中喝酒,听到外面有吵嚷声。

“你们在做什么!”

他一出来,看到两个下属背对着他不知道在干什么。

两人看到宿星,顿时气焰消了一大半,赔笑说:“太子,北国派来了个兔儿爷,我们知道你不喜欢,便想替你先招待。”

宿星听出他们话里的意思,一脚把说话那个人给踹骨折了,那人一膝盖跪在地上,不敢痛哼,宿星怒问:“人呢?”

两人也看了一眼假山,面面相觑:“人呢?”

看不到人,这时候一只母猫惊吓逃跑,宿星发现假山里面有个小洞。

他走上前,发现一只小猫推开巨石走了出来。

“猫?”

“卯……卯……”

宿星看见那只小猫还不足巴掌大,四脚各走各的,尾巴翘得高高的屁股也一晃一晃,还没有半个月大却有着成年人的力气,推开比它大上数倍的石头趔趔趄趄地走出来,含着豆大的眼泪对仰脸他哭啼:“卯……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