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渡劫失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乌云遮盖住本来正晴的蓝天,狂风忽作,挂的森林里的老树都开始摇来晃去的,一道道粗雷朝着林中劈下去。

一株快成了人形的人参,离土在狂奔。

身后被雷砸出的一个个大坑,仿佛在昭示着她的未来!

白梦这会儿简直是欲哭无泪。她兢兢业业修炼,规规矩矩做参,好不容易要修成人形了,雷就劈了下来。脑子里有一股虚无的意志再告诉她:建国之后,不准成精!

她造什么孽了这是!

还没来得及哭,天上又一道黑雷狠狠的砸了下来,精准的砸到了白梦身上去。

直接将地面砸出了个深坑,把人参精砸了个半死。

要是早知道变人会死,她一定安安静静的继续做一个只用光合作用的人参啊!

死心的人参绝望的趴在地上,等着下一道雷呢,谁知道久久没来,倒是一个白胡子老头从土里钻了出来,拿着拐杖戳了戳她的参须:“小娃娃,想做人吗?”

“想啊。不想做人挨劈干啥?”人参豆眼盯着眼前的老头,没好气的说道。

老头顺着胡子,点点头:“按理说上头有法旨,这时候的精怪不准成精。不过……你打千年之前,老头子刚来就任山神的时候,就在这山里头,和老头子也算有缘,我这儿有个机缘,你要是成了,那别说做人,飞升成仙都行。”

卧槽!真的假的?

人参精整个参都惊呆了。

天上,黑雷又在酝酿。

人参精吓得赶紧答应:“只要能做人,啥事儿我都干。”

老头闻言,笑的和善极了。那模样,让白梦总觉得像是……山里头的狐狸。

“咳!不久前,天界神君,酒神君下凡历劫,出了点岔子,你要做的就是找到他,帮助他成功历劫。到时候,他功德圆满,你就算立了大功,如果和他搞好关系,指不定飞升成仙都行!”

“干干干!”人参精白梦激动极了。酒神君,那不是她男神吗!大概在三百年前,她就见过神君从她头上路过,长得花容月貌!

见他答应,老头哈哈一笑,手指指了指人参精,就见到人参散出金光。化作流星一般,消失在了原地。天空原本的黑云,也渐渐散去。

日头正足,春风和煦,初入五月的天还算不上太热。正是农忙时候,水稻田里人来人往,女人插秧苗,男人挑苗,整个霞水村忙活的很。这会儿虽然一个个的已经是快皮包骨头,但是精神头很足。

看着池子里的秧苗,都在盼着秋天能有个好收成。

一直到晌午,人才开始散了。

“白老三,不好了!你家闺女掉河里头了!”

大道上有人冲着池埂这头喊了一声。

本来还在干活儿的白老三,吓得一个趔趄,撂下手里的秧苗就往家里冲。

白家在霞水村算是个大户人家。

家里头白老头和白老太太当家,俩人生了四个儿子俩闺女。大闺女嫁的好,嫁去了县里。男人是纺织厂的工人。二闺女嫁在了邻村,日子过的也不算差。

四个儿子老大和老二能干,老三也就是白老三,去年当了村长。

老四有出息,还在上学,今年考高中,要是考上了,以后一个工人那是跑不了的。

白家住在村子的东头,离水稻田不远。家里一排连房特别显眼。跑到家里。白老三就听见爸妈的正屋里头,哭声传了出来,吓得一个哆嗦。

冲进屋子,就瞧见自家婆娘正抱着炕上的闺女哭。

他老娘的脸色也臭的很。细长的眼睛一眯缝都快看不见了,板着脸很是吓人。

二嫂脸色也不是很好,低着头牵着哭的正厉害的大侄女。

“妈,俺闺女咋样了?”

“大夫说了,呛水,水空干净了没啥大事儿。你跑回来干啥?地里活儿干完了?”老太太斜了一眼白老三。

白老三也不害怕,好声道:“这不是听说闺女落水了,我害怕……”

“呸!有啥好怕的,梦娃福大命大,啥事儿都没。你该干啥干啥去。”老太太说完,瞪了一眼自己这三儿子。

炕上,白老三的媳妇儿李氏哭的正厉害呢,怀里的小姑娘忽然的咳嗽了一声。

“妈,梦娃醒了!”

“叫唤个啥?再吓坏了孩子。”老太太这么说,人也紧张的很。赶忙上前头去开。

白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映入眼中的,就是个瘦的皮包骨头,眼睛缝那么大的老太太,板着脸凑在自己面前。

“鬼啊!”

白梦吓了一跳。

“什么鬼?”老太太也被小姑娘吓了一跳,赶忙身手去探她的额头。

感受到这是有温度的人,白梦眨眨眼。脑子里,一段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好像走马灯一样的在重放着。她这是被山神老头给丢到了六十年代来了!这具身体也不是她的。

而是霞水村村长白老三的大闺女,叫白梦。

小姑娘出生的时候,她奶白老太做了个梦,说是有仙女转世,所以白老太对小姑娘格外的好。不过,这份好,也就催生了一些不好。家里堂姐堂妹都对她十分嫉妒。

原主又是个胆小软弱的性子,平时受了欺负也不敢说。这次被推下水而死,也是因为她那位平时在家人面前温柔的堂姐。

再看着眼前的老太太,白梦乖巧的叫了一声:“奶。”

听着白梦瓮声瓮气的一声奶,老太太脸上难得的露出点儿笑容来。

“梦娃你可醒了,担心死奶奶了。想吃点儿啥?老三,你去厨房喊老大家的给梦娃添个鸡蛋羹。”

“哎!”白老三乐呵呵的就去了厨房。

他媳妇儿生闺女的时候,他妈做了个梦,说是梦见仙女了。所以格外的疼他闺女。虽然不信那个,但是闺女受宠是好事儿。

“妈,咱家一共就俩母鸡,就那几个鸡蛋,俺家杨宝还没……”

一旁站着不敢吭声的女人忍不住坑了声,没说完呢,就被老太太一个眼神扫过去。顿时没了动静儿。

“成天的就盯着那点儿吃的!今儿个要不是兰娃,梦娃能掉水里头去?幸好是梦娃没事儿,不然俺让你们一家子都给俺滚出去!”

“梦娃她也不小了,都十三的人了,咋掉水里头还能怪我闺女啊。”白二嫂梗着脖子喊了一句。

老太太瞪了她一眼:“少给俺说这些屁话,就梦娃和兰娃俩人在河边,咋兰娃没掉下去就梦娃一个人掉下去了?”

“奶,我真不知道梦娃咋掉下去的啊。不信,不信你问妹妹。”叫兰娃的小姑娘哭的厉害。

老太太闻言,看了一眼炕上正躺在李氏怀里的小丫头。和颜悦色:“梦娃,告诉奶,是不是有人把你给推下去了?”

白梦正在整理脑子里那些信息呢,听见老太太问自己,看了一眼那边瞪着自己的堂姐白兰,心里头起了坏心思,装作茫然的就摇摇头:“不是兰娃推的。我也不知道是谁推的。”

“还真有人推你?”老太太声音瞬间拔高,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

炕上,李氏吓得也是脸色大变:“闺女,真是人推的?”

“咋,咋可能?那儿就我和梦娃在,我没推她,没人推她!”

地上,小姑娘哭的是梨花带雨。

白梦看了她一眼,心里头都忍不住感慨,这人狠起来,可比她们妖怪吓人多了啊。十几岁的小姑娘,竟然就推自己的堂妹下水!

“妈,梦娃是兰娃的妹妹,她咋可能推梦娃啊,我看是梦娃她自己不小心……”白老二媳妇儿也吓得够呛,急忙否认。

“行了!这事儿就这么着。”老太太说着,看了一眼炕上不太甘心的李氏:“这事儿亏的是梦娃,今儿个起,梦娃一天一个鸡蛋,吃一个月。这事儿,就过去了。谁也不准说。”

李氏不太甘心。

可一想着这会儿别说一天一个鸡蛋了,就是七天一个,都未必能吃得上。再看看怀里的闺女瘦的都快皮包骨头了。

李氏还是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老太太这才满意。

虽然说小孙女儿招她心疼,可……这家庭和睦才最重要啊。这要是因为梦娃的事儿,家里的男人们起了二心,这日子可就过不好了。这年头,一家子合起来还能活命。

要是分着过?

老太太想着年前村子里饿死了好几户人家的事儿,就忍不住心里头发冷。

“行了,老二家的,你带着兰娃回屋去吧。”老太太吩咐了一声。

白二嫂心里头松了口气,又想着一会儿老太太一定是要给老三家的闺女好吃的,有点儿不甘心:“妈,一会儿我把杨宝给你抱过来吧?”

杨宝是白二嫂的儿子,今年刚八岁。白家一共四个孙子,其中属白老二家的杨宝长得最好,最得老太太的心。

平时啥好的,都是给他一份。

老太太白了一眼自己这儿媳妇:“不用,吃饭的时候一起过来就得了。赶紧的,别在我这碍眼。”

白二嫂不太甘心,可也只能撇撇嘴,拽着闺女走了。

等她们一走,白梦就瞧见这老太太开了炕上的小木柜,从里头拿了一块糖出来。这是过年那会儿在原主在县城里的大姑给带来的水果糖。一共就二十几块,老太太平时都不舍得拿出来。

“梦娃吃糖。吃完就好好睡一觉,等吃饭了奶再叫你。”老太太说着,把糖给了白梦,然后看了一眼李氏:“你也别哭了,这事儿就过了。跟我去把野菜摘了。”

李氏虽然也不太甘心,但是还是老实的跟着下地去干活儿了。

等着人都出了屋,炕上的白梦,才算是松了口气。坐起来,扒开手里头这块从未见识过的,记忆里据说是水果糖的东西,塞进了嘴里。

一股甘甜散在嘴里头。

简直比雨后的空气更好吃!

作为一颗刚渡劫还失败了的人参,白梦吃着嘴里头一次吃的糖,表示,长了见识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