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沈君晕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事?”白梦把糖塞到嘴里,顺口问道。

“梦娃,今儿个三婶儿说你跟那个沈君好上了,是真的假的啊?”白兰神秘兮兮的凑过来,小声问道。

白梦奇怪的看了一眼她。

这小姑娘,身上的恶意半点儿不减。这是想干啥?

看着对方堆笑的脸,白梦无视了她的恶意,冲着她笑了笑:“你想知道?”

白兰点头。

如果白梦真的看中那个傻子,那自己还可以帮帮这小贱人。

看着白兰那一脸期待样,白梦伸出手。

“干啥?”白兰疑惑。

“把你那块糖给我,我就告诉你。”

白兰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自打重生回来,她就基本没吃到过糖……

“看样子你不太想知道啊。”白梦把手收回来。

“给你!你赶紧说。”白兰咬牙把糖丢给了白梦。

接过糖块,白梦转身就走:“谢谢啦。”

“你还没说呢!你和那个傻子到底咋回事儿!”白兰急了,一把拽住白梦的衣服。

“你这人可真奇怪,今儿个我不都说过了吗?我和他啥关系都没有啊。”白梦说着,当着她的面,把白兰的这块糖也给吃到了嘴里。

白兰气的眼前发黑。

正想找她麻烦呢,结果人已经走了。

白家今天的晚饭,难得的见了荤腥,一斤肉老太太没舍得都给下了,只拿了一半儿,剩下的一半儿打算做成咸肉酱,一家子留着就饭吃。剩下这半斤,是拿野菜炖的。家里这阵子啥都不多,就野菜多。

一大盆野菜因为有了肉味,吃起来格外的香。

大姑白梨子和老太太她们一桌,白梦她们这些小辈儿的还是老位置。

老太太今儿个格外的高兴,连带着家里头吃饭的人也都松了口气。等着一家子都撂了筷子,她才开口:“趁着今儿个梨子回来了,把好事儿也给大家说说。咱们杨军相看的人家,同意把闺女给咱们家了。十块钱的彩礼,我再做主多给点儿地瓜,给二百六十斤。有个吉利数字。这会儿家里粮食不够,等着秋收了,就把人给娶进门。”

“好事儿啊,恭喜大哥了。也恭喜小杨军。这孩子一晃眼的,都要结婚了。”白梨子有点儿感慨。

“恭喜大哥,这阵子杨军可得多去帮着人家小姑娘干活儿啊。”白老三也笑呵呵的说道。

“可不是?咱们家可是为了给你娶媳妇儿,操碎了心的。”白老二虽然不太高兴,不过也说了面上话。

一想到大哥家里头还有个儿子快到年纪了,他就更想分家了。

大哥比他们都大了不少,以后家里头啥事儿都一定是老大家好处最多。这么下去,他们还用不用过了?

“行了,都散了吧,我还得跟我闺女好好说点儿话。”老太太知道这家里头人都不太满意。不过她也懒得去管。只要她们还都不敢分家,都只能靠着一家子一起过,那就得听话。

这家娃想上学的,那家娃想结婚的。啥事儿都得按着她的规矩来。

人都散了。

李氏回屋之后,脸色不是太好看。把装着整理好的三七叶的盆丢在了桌子上,然后就钻进大屋哄儿子去了。

白梦瞧着,这十有八九俩人是要吵架的,假装没看见的回屋去。

“你又咋着了?谁还欺负了你不成?”白老三头疼的看着媳妇儿。

“我咋着了?我咋着你不知道?你没数啊?”李氏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白老三一阵无语:“大哥家这事儿?”

“不然呢?咱们都一样干活儿,谁也没比谁少了。你当村长的那点儿补贴,大部分也给家里头了。咋着,我们现在还得给他儿子娶媳妇儿?可别说以后也有咱们家的份儿啊,我儿子长大早就分家了!”李氏越想越气。

她闺女学都不让上了。现在弄点儿三七叶刚赚了没几块钱,就先给老大家儿子娶媳妇儿,还说没钱了,可老四那边,被人黑了说拿钱就拿钱。

咋着就轮到她们家没了?

白老三瞧着李氏这样,也是头疼:“杨军年纪的确差不多了,谁家大小伙子不得娶媳妇儿?他又是咱爸妈的第一个孙子,娶就娶了,又不是赶着这阵子困难的时候娶。”

“那老四呢?前两天那事儿,就算完了?十块钱啊!咱闺女去上学才几块钱?咱妈这么偏心,还说是对咱闺女好?有她这么好的?”

“你咋又提这事儿?咱妈偏心老四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白老三只觉得头都大了。

李氏越想越委屈,呜呜的哭了起来:“我就寻思着咱闺女,好好的咋就不能上学了。要说家里吃不上了那我也认了。可这才说了吃不上饭,没多久就前前后后拿了二十多块出去。我,我这心里头憋屈。”

别说李氏,白老三也一样窝火。

但是这会儿,他们自家也实在是撑不起来分家的事儿。

“你也别哭了,等着今年秋天看看,要是收成好了,咱们就分家。到时候我去找二哥牵个头。”白老三黑着脸说道。

李氏一听,立马不哭:“老大那边呢?”

“他当然不可能同意了,还指望着咱们给儿子娶媳妇儿呢。这事儿还得二哥。总之我有打算,你就先忍忍得了。咱妈对这小一辈的孩子里,就属对咱们家梦娃最好,知足吧。”白老三无奈的劝道。

李氏当然知道。

她也不傻,事实上,要不是去年秋天收成太差,早就分家了。

想着李氏又把今天白梨子劝自己让闺女上学的事儿给白老三说了。

白老三对读书这事儿,也挺上心的。闺女要是能继续上学,那当然更好:“这事儿,我想法子,先别漏声。”

“哎!”李氏一口答应。

也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隔壁屋里白梦把俩人说的话听了个清楚,看样子,上学有望,而且……估摸着这个家,早晚是要分了的。

白梨子赶着晚上就被接回去了。第二天一早,一家人照常吃饭,老太太难得大方的给家里添了两个鸡蛋做汤。白梦单独的鸡蛋则是煮鸡蛋。

“今儿个老二家的跟我在家里干活儿,你们该干啥的都去干啥。中午我让梦娃去给你们送饭。”老太太吩咐了一声。

“妈,还是别让梦娃去了。让她去山里,去哪都行。我怕她碰上那个……”李氏黑着脸。这会儿她恨不得让闺女和大嫂家的桂妮儿一样,哪里也不去!

老太太白了她一眼,不过没说啥:“那就让桂妮儿去,梦娃和兰娃去山里。”

“妈……”白大嫂也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咋?梦娃要上山不能去,桂妮儿在家里我还不能使唤了?你打算让我这把老骨头去给送饭?”老太太眼睛一瞪,冷冷的斥了一句。

说的白大嫂面色惨白。

差点儿就哭了出来。

“行了,就这么着。”老太太一大早的好心情瞬间少了一半儿。再想想最近家里的事儿闹的够多,还有老四那一下子,指不定这秋天家里就得分家了。

对几个儿子儿媳妇儿的心思,老太太知道的清楚。

她又不是老沈家的老妖婆一样,喜欢把家里人都捏在手里头。

要不是去年年景不好,去年就给他们分了。

一家人都出门,白梦也准备去山上了。跟着一起的,还有白兰。

有了之前的前车之鉴,今天白兰特意穿了从她妈那借来的布鞋,轻快不至于摔跤。

然而,这一进了山里,瞬间就觉得自己怕不是个瞎子,脚下明明看不见藤蔓啥的,不小心就摔倒了,摔倒之后就会看见树枝。

白梦走的飞快。

对白兰在后头摔跤的事情,那是毫无波澜。原主小姑娘一条性命都被她害了,摔几下而已,自己还没要了她的命呢。

到了山里,白梦第一件事就是去那山洞。

山洞门口儿,沈君正老实的蹲在那儿数蚂蚁。

“怎么来的这么早啊?”白梦以为自己这都够早了,没想到他更早。

听到白梦声音,沈君赶忙抬起头。好看的凤眼晶亮,望着白梦高兴极了:“媳妇儿!”

听到这一声媳妇儿,白梦瞬间就想起来昨天的尴尬事儿了!

“以后在别人面前,不准这么叫我。”白梦严肃道。

“为啥?你不是我媳妇儿吗?”沈君委屈极了。

白梦只觉得心跳加速,也不知道为啥,就解释了:“你在人前那么叫我,我家里头不高兴。对你也不好。等你变聪明了再叫。”

沈君不知道什么是变得聪明。

但是他还是点头了,在媳妇儿身边他总觉得很舒服,和平时都不一样。

脑子里那些嗡嗡的动静儿,也都没了。

白梦让沈君把石板打开,俩人一起进了山洞里,兔子还好好的在那儿。喂了兔子,刚想带着沈君出去,就瞧见外头天阴了下来,闪电过后响雷阵阵。

“要下雨了,沈君快把洞口先封住,别灌雨进来了。”白梦急忙喊道。

结果却没见人过来,疑惑回头,就瞧见他倒在地上,痛苦的抱着头。

“你怎么了?”白梦赶紧过去,扒拉开了他捂着头的手,正对上的双眼,让她一愣。对方漂亮的凤眼里,没了刚刚的傻气与茫然,取而代之的,是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他看着白梦。

有些迷茫的伸出手,摸到了她的脸,声音沙哑的不像话:“是你啊……要快些……救我。”

说完,人就晕了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