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咱们两个结婚吧 > 第九章断肠人寻亲路长远朽木人枯树逢春

我的书架

第九章断肠人寻亲路长远朽木人枯树逢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要结婚了,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看天,眼睛湿润,我要结婚了。悲苦、孤独的走到现在,现在终于有点高兴的事情了。我不知所措,不知该告诉谁,该与谁分享这个好消息,活了这些年,这应该是我最高兴的事,我今后有个家了,而且和自己最心爱的人组成了家庭。我应该准备准备,起码收拾一下自己的出租屋。
结婚需要户口本,我印象中妈妈说过,我的户口落到了姥姥家,上学也是在姥姥家那边上的。自从我不上学之后,再也没回过姥姥家,姥爷把我住的小房子扒了,我回去也没地方住。我来到姥姥家说要户口本,我要结婚了。姥姥不以为然,脸拉的很长,我第一次抬头认认真真的看到姥姥的脸。姥姥撇着最,眼睛乱转着,眼神吓人,有一只眼睛还睁不开了。“结婚又怎样,像你这样不会感恩的畜生,还能搞好。如果你搞好太阳得从西边出来。父母恩,天大恩,你算啥呀你,畜生。”姥姥嘟囔着。我问姥姥:“户口本在那里?我登记时用。”“要啥户口本,不知道,你姥爷带着走了。”“我姥爷去那里了?”我问。“去地下了,你找他去吧。”姥姥没好气的回答。
我走出了屋,想让姥姥平静一下,去街上买了一堆东西,水果蔬菜。我看到姥姥的碗筷长时间没换了。又买的碗筷,煮饭的锅。来来回回往家里搬了好几趟。姥姥看到我往家里搬东西,也露出了笑脸。晚上我下厨做饭。姥姥还用看扁人的语气说:“哎吆,你还会做饭。”我笑嘻嘻的回答:“在外面一个人久了,啥都会做了。”你有多长时间没回来了?大概有十多年了吧。十多岁下来学,现在快三十了。晚上吃完饭,我端了一盆水给姥姥洗脚,还给姥姥看了雪娇的照片,姥姥夸赞,这姑娘长的真俊。不光长的俊,还有学问,是北京人民大学毕业的。姥姥非常惊讶,夸我好福气。
十多年过去了,我发现姥姥的嘴只是嘟囔,她这人并不是那么可恨,可我当时真的受不了她那张嘴,老是无情的打压。也许是我的性格决定了我得命运。
人总是忘不了一些事情,忘不了一些人、忘不了一些地方,时不时的会想起。当自己成功时,失落时,或者自己心平气和的时候,总想着拿起手机联系一下那个人,即使联系不上,电话号码是空号,也要拨通一下。因为你看到通讯录里的名字,你都会眼前一亮。不管过去多长时间,当听到这个人的消息时,你胸中都会热血沸腾,激动的火焰在胸中燃烧,让心跳久久不能平静。每当经过那个地方,总想着过去看看,联系一下那思念的远方,比如说我们美丽的家乡。
忘不了啊,忘不了我曾经的家,忘不了爸爸和妈妈,你们还好吗?不自觉的我朝着曾经的家走去。现在我要结婚了,我想回家看看,看看我的妈妈。家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吸引着我前去。我想时间能慢点,这样我能享受一下回家的过程,看看道路两边的花草有没有变化,房子有没有变化。时间过的还是很快,我来到了家门口,算起来我大概有三年没有来敲门了吧,自己也有些记不清楚了。我想在我人生中特殊的时刻,我妈会给我开门的,如果我妈再不给我开门,我永远都不来了。我要打开一扇新的大门,关掉先前走过的大门。
我站在门口,不好敲门,家里没人怎么办。我呆呆的在那站着,站了很久。听见屋里有人说话,是妈妈的声音,还有后爸的声音,还有一个小女孩哭的声音。我鼓足勇气敲门,屋里头顿时安静了,我又敲了几下门,屋里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谁啊?”“我,大海。”“你来有事吗?”“没事。”“没事就回去吧。”“我要结婚了,来告诉你们一声。”“祝贺,祝贺,家里很乱,也没人做饭,你回去吧!”我默默的站在门口,没有在说话。兴奋而来,沮丧尔去,这是铁的定律,我相信不管我多么努力都打破不了这种铁的定律。唉!人生最困苦的事情莫过于亲人的冷漠。
我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走在陌生又熟悉的城市,几多留恋,几多欢喜,几多忧愁,苦的、酸的、辣的涌上鼻尖,涌上眉头,我大概是又要流鼻涕流泪了。似哭非哭,似笑非笑,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我想从新做人。
我和雪娇约好下午一点半在民政局门口相见,我很早就去了,在民政局门口等着,激动开心的等着,像等待一个孩子的降生,像等着一个时代的到来。雪娇终于来了,像春天的花骨朵,我迎上去牵住她的手,一股暖流从指间流到心里,我俩一起走进民政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