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咱们两个结婚吧 > 第十别老家雪娇挥泪烧房约三章雪娇引我发誓

我的书架

第十别老家雪娇挥泪烧房约三章雪娇引我发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问雪娇:“我回来的那天晚上,你在老家做啥了,五爷爷为什么让你留下。”“别提了提起来伤心。”雪娇转过头去。看我俩又没什么好说的,雪娇又扭过头来说:“我家没儿子,按照老家的风俗,谁发丧就把我家的宅基地过继给谁。”“过继给谁了?”我问。“过继给了五爷爷家二儿子。”雪娇有些伤心。接着说“我不同意,和五爷爷吵了一架。”“当时,咱俩一起回来好了,我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老家。”我看着雪娇委屈的眼神。“父母都没了,我也想在老家找一找熟悉的感觉。”雪娇说。“到后来怎么样了?”我问。“到后来我哭的撕心裂肺,五爷爷脾气更大几。”雪娇回答。几个男人瞪着眼睛面对着自己的亲人,他们不理解雪娇的哭声,在他们心里过继宅基地是应该的。
晚上和五爷爷吵完架,不知什么时候,是上半夜,也有可能是下半夜,雪娇气冲冲的跑回自己的老屋,也许是害怕走夜路,雪娇跑的非常快。跑回去干什么呢?推开门之后漆黑、恐惧,齐腰的杂草相伴左右,没有一点光亮,农村晚上最吓人的地方莫过于农村老屋,尤其是冬天的晚上。也许雪娇只是想回家看看,在家里多呆一会,也许是因为她左右不了老屋的归属,对老屋还有一丝不舍。只是现在老屋漆黑、破败,难以亲近。她想寻找点光明,点燃了一把火,火光照亮了四周破败的景象,这些景象像极了雪娇的过去。不!四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要让这些成为过去,我要和这些说再见,雪娇点燃了杂草。火光给了雪娇一丝温暖,照亮了周围,照亮了老屋。我就要和这些说再见了,想想自己的爸爸妈妈,看看自己破败的老屋,雪娇流下了两行热泪。破败的老屋无法亲近,她在屋里也点燃了一把火,火光照亮了房子里的桌子、椅子、凳子、床,是那么的熟悉,火光要灭了,雪娇把一个凳子放到了火里,接着有把一个椅子放到了火里,柜子里还有自己睡过的被子,穿过的鞋子,小时候穿过的衣服和袜子,睹物思情,却也一件一件的放到火里,火越烧越大,火光冲天,烧着了房子。烧在今天,烧着过去。这些都是我以后才知道的事情。
我拉着雪娇的手,走在大街上。突然雪娇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我问。
“咱们去哪?”雪娇问我。“你有房子吗?有车吗?”雪娇接着问。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低下头。
“你什么都没有,和你结婚就是死路一条!”雪娇肯定的说。雪娇看着我涨红的脸,我闭了闭眼头更往下低了。
“没车,没房不要紧,我有啊,我有车,有房。”雪娇说。
“真的?”我兴奋的抬起头。
“现在是我娶你,还是你娶我?”雪娇笑着说。
“你娶我,你有车有房,你娶老公。”我也笑着说。
“那今后,饭谁做,地谁拖,孩子谁带,钱谁保管着。”
“今后,饭我做,地我拖,孩子我带,钱老婆你保管着。”我接着说。“如果今后我对老婆不好,就让我下辈子变成太监,如果我背叛了老婆,就让我天打五雷轰,身首异处。”
到后来我才知道,雪娇的父亲常年有病,家里非常贫困,当时上有老下有小,雪娇的爸爸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坚持赚钱养家,出门打工。在济南打工时,盖楼不小心出了意外,去世了。当时老板实在是拿不出钱来,就答应盖好楼后给一套房子顶账,才有了这套房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