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咱们两个结婚吧 > 第十九章找工作心系娃娃拆迁款喜从天降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找工作心系娃娃拆迁款喜从天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孩子进了福利院,我也想找个工作养活自己,该找什么工作好呢?找正常人的工作肯定不行了,大苦大难过后精神出了问题,在也经不起什么风浪,只想安静的、和谐的生活。我不像坚强的人,坚强的人经历过苦难后,会更加坚强,更努力的奋发图强,最终走向成功。我不是那样的人,大苦大难之后,总想着以后尽量少受折磨,尤其是感情折磨。我不希望能得到夸奖和赞美,只希望别人能尊重我的过去,不在朝我呲鼻瞪眼,不在有争吵,这些就足够了。
想一想那里能有这样的工作,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和争吵,就有矛盾。我有些消极避世,这样不行啊。综合考虑,我想去福利院打扫卫生,照顾孩子,于是我去了福利院,这样还能常常看到孩子。面试时,老板很惊讶,你一个30多岁的大小伙怎么能干这种工作,一个月才赚1000多块钱,在济南送外卖,跑滴滴一个月也能赚上6000元。问我能坚持多久,我说长期干,我把我的经历、和目的告诉了老板,物业老板同意我留了下来。每当干完自己的活,我就会跑去照顾孩子,看着孩子一天天快乐的成长,我心里头非常的高兴,用赚来的钱给孩子买些日用品,买点小衣服、袜子和鞋子。慢慢的福利院的阿姨和我熟悉起来,也知道了我的经历,我也更顺利的照顾孩子,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学会了叫爸爸,我心里头又燃起一丝希望。
在福利院物业工作两年,也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我感觉再在福利院工作可不行了,孩子一天天长大,看着她的爸爸是个清洁工,会感到自卑,于是我向老板告别,说明情况,老板也同意了,问我下一步怎么打算,我说想去老年公寓工作,我不嫌弃工资底,工资底的地方,没有纷争。
于是我去了一家老年公寓工作,打扫卫生,照顾老人起居。我是男人,又年轻,力气大,能抬动那些不会动的孤寡老人,所以在老年公寓我得到了尊重,得到别人的认可,是我最需要的。这几年每当有老人去世时,都是我抬着送到灵车上,送走了一位又一位,也看淡了生死。
曾几何时,岁月的记忆开始模糊,那些明白的不明白的都随岁月而去,那些我曾经坚持的事,实现不了的事,慢慢的开始放下。我再也不想回到从前儿时的家。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女儿,在老年公寓工作的日子里我时常去看她。现在她已经六岁了,当我领着她在福利院的大院里玩耍时,他的小马尾辫子一翘一翘的,还跑的很快,我就在后面跟着,看着她的脚后跟,她嬉笑着让我去追赶。我时常想起这些事,开心的事,美好的事。
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陌生又熟悉。“喂,是大海吗?”电话那头问。
“是我,我是大海。你是哪位?”很长时间没有人给我打电话了,我的电话成了摆设,有时候看看手机短息,只有10086,有时候非常孤独。现在妈妈给我打电话了,原来妈妈从来都没离开过。
“我是妈妈。”电话那头说。
是!是妈妈的声音,我无比震惊,同时又感到好奇,在我10岁那年,妈妈就把我送到了姥姥家,20年了,没有听到过妈妈的声音。
“你姥姥家拆迁了,按户口分钱,你的户口在你姥姥家,妈妈的户口迁出来了。”
当时,姥姥,还有姥爷已经去世,我成了那个户口本上的户主。
“你明天回来吧,家还是原来那个家。你姥爷的那个小院子有300多万的拆迁费。”妈妈说。
“好的,妈妈,”我撂下电话,内心无比的激动,心跳加快,明天我就可以见到妈妈了。为什么明天去,我今天晚上就想回家,我太想回家了,不管母子先前有多大的仇恨,一句话,回家吧孩子,总能暖化受伤的心灵。
天黑了下来,我兴奋的朝着熟悉又陌生的道路走去,是家的方向,算起来我已经有十多年不曾敲门。我叹了口气,哎!人到中年,钱是个好东西,钱能让妈妈给我打电话,钱能让我的女儿过的幸福,钱能让我们一家人团圆。想着想着我放慢了脚步,如果我没钱能和妈妈团圆吗?妈妈能给我打电话吗?想着、想着我来到了家门口,门没有变,还是原来的门,只是旧了些,不知道妈妈有没有变化。我举起手停了一会,手慢慢的落下去,敲了敲门。屋里传来一个声音:“谁啊?”“我,大海。”我说。“大海呀。”屋里发出笑声,紧接着门开了,眼前这个老人我差点没认不出来,夕日高挑、纤瘦的妈妈现在两鬓斑白,脸上多了些皱纹。“大海,别在外面站着了,进来吧。”妈妈笑着笑着就哭了,妈妈你怎么老成这个样子了,岁月不饶人。我看到屋里头杂乱无章,我问妈妈:“后爸呢?”妈妈回答说:“走了,我让人给骗了,现在晚年凄凉。”我给你做饭去,说着妈妈去做饭。
“小妹,哪去了”我问。
“结婚了,也不经常来。”妈妈回答。看着杂乱无章的房子,我到处走了走,来到自己的卧室,往事不堪回首。现在我又想起了我的老婆。
“你成家了吗?大海。”妈妈问。
“成家了”我说。
“明天叫你媳妇也来吧。”妈妈说,
“来不了,她已经去世了。”妈妈非常惊讶。接着问:“有孩子吗?”
“有,有三个孩子,老大叫李希望,老二叫李晨希,老三叫李晚希,不过老大、老二出意外去世了,老三现在在孤儿院。”听到这里妈妈强烈要求把老三接出来,无论如何她祖孙俩今后都要在一起,被我婉拒了。
我终于回到了梦寐以求的家,住进了我自己的卧室里,心里想着,我得感谢妈妈,再苦再难没有把房子卖掉。听妈妈说,她俩分开的时候,爸爸不仅给了这房子,还给了不少钱,是我的抚养费。晚上我睡不着,心里想着,我回来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当我有钱时,我的空间是开放的,亲戚、朋友、爸爸、妈妈都来了。当我没钱时,我的空间是封闭的,就像我家的这扇门,怎么也敲不开。也许现在我不应该有那么多感触,我应该享受亲人团圆的温暖。
在款项还没有下来之前,我一直和妈妈住在一起,妈妈强烈要求把孙女接过来,以后她抚养成人,每次都被我婉言拒绝。不过妈妈没有生气,每天喊我吃饭,我感到了家的温暖,不过这个家还少了一个人,就是爸爸。我和妈妈说好,等款项下来我们一起去找爸爸。把爸爸从西安接回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