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咱们两个结婚吧 > 第二十二章家庭不和矛盾生父亲百年归故里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家庭不和矛盾生父亲百年归故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心里话,我是不太想见自己的父母的,因为在我心里始终有一个打不开的结,为什么当我有钱了你们都出现了,当我没钱落魄的时候你们又在那里,当我和死神擦肩而过的时候,你们可曾想到过我,那时我是多么的需要你们的怀抱。现在我有钱了,你们来找我了,这是我心里头的一道坎,始终过不去。这道槛只能自己默默的忍受,不可能与任何人说,我的家庭因为钱分散,又因钱相聚,真是悲欢离合,唯有金银忘不了。也许我们大家都没有那么多欲望就好了,只求温饱,其乐融融。
来到西安火车站,我妈还有我女儿去接的我,这使我感到温暖,很久没有这样的温暖了,平时连个说话的都没有,电话里的通讯录、短息、QQ,微信,都成了摆设。现在妈妈领着女儿来接我,我真是太高兴了,一把抱起女儿,稀罕了一会,又从背包里拿出好吃的,从深圳买来的稀罕玩应,还有一大包糖果。妈妈拉着女儿,我跟在后面,祖孙俩嘀咕着,以后就跟着奶奶,在也不回什么莫孤儿院了。
我们打车来到爸爸的家,农村一个破旧的四合院,爸爸得了脑血栓,现在站起来都费劲了,坐在轮椅上。看到六十多岁的爸爸,头发以斑白,老的不像个样子,见到我吃力的站起来,哆哆嗦嗦的说:“对不起,大海,没有好好照顾你,让你吃了那么多苦。”我顿时留下眼泪:“爸爸永远是爸爸,妈妈永远是妈妈,父母固然有错,但是无罪。爸爸不要在自责了,有错能改,你还是我的好爸爸。”爸爸感动的流泪,妈妈也流泪了,一家人久别重逢,感慨万千,我问爸爸为什么孤身一人。爸爸说我小妈得病去世了,我还有个妹妹,现在成家了,家离西安很远。我安慰着爸爸妈妈,以后不要担心了,我现在有钱了,好好给二老养老,我还有一个女儿,好好的把女儿养大成人,咱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生活。
可是,事与愿违,诸多不顺,妈妈爱唠叨,从早晨睁开眼,到晚上闭上眼,一直在不停的说话,就连吃饭也是不停的说。起初孩子还和奶奶顶两句嘴,孩子听烦了,就说奶奶闭嘴。我妈还是挺稀罕我姑娘的,每次姑娘说闭嘴,我妈就会停一会说,奶奶不说了。不过停不了多长时间又会不停的说起来,只要是有人,嘴就不闲着。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生活,让妈妈变成这个样子,也许她也很可怜。妈妈还是不停的说话,姑娘让她闭嘴,但是不好使了,姑娘就用手堵妈妈的嘴,妈妈挣扎着,嘴挪开手,在下一秒堵住嘴的空隙,再说出一句话。堵也堵不住。妈妈还是很稀罕我姑娘,每次堵完嘴,妈妈都会笑,笑着说,奶奶不说了,奶奶不说话了。没过多长时间,赌嘴也不好使了,姑娘就直接下手打,有时候姑娘撅着嘴和她奶奶对立,能相互推来推去半小时。当开始我是阻止的,到后来也顺其自然了,家庭不好,能教出好孩子么,老人没正事很坑子女的。
在家没事我就领着孩子去逛街,每次回来买一堆东西,每次把东西买回来妈妈就说我,这买的不行,那买的不行,把东西扒拉开,放在门口也不管。每次看到我买的东西,妈妈就会说,大海快去收拾收拾,入过你不起立马执行,紧接着她又会去说,大海快点收拾收拾,不到一会功夫,能说三遍、四遍、甚至是七遍、八遍。起初妈妈每次说,让我去做什么我都会去做,到后来本来想去做的事情,都不愿意去做了。因为当你做完这是还有下一件事等着你,你只能远远的离开。自己把自己喜欢的东西买回来,让妈妈做,每次她都做不好,有时候忘放盐了,有的干脆就整不熟,她做的饭有时候孩子一口不吃,她做完之后,有时我还得给孩子做饭。当你说,妈妈你做的饭没放盐。我妈就会瞪着眼睛,说的更凶了,我做的饭你别吃!要吃饭自己做去。我生气好几天没买菜,妈妈就会说,也不买点菜回来。而且不停的说,当你买回来时,她又会说你买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和孩子实在受不了她的嘟囔,对待亲娘,实在是没办法。
有时候,我也问我爸,你俩是怎么过日子的,好像爸爸能忍受住妈妈的嘟囔,爸爸笑了笑说,先前他们在一起时,家里也不做饭,那时家里条件好,一天三顿在外面吃,那时妈妈长的又高又漂亮,皮肤白皙,这些年也是岁月的摧残。真是岁月可以让一个人变傻。爸爸现在话很少了,每次看到我和孩子都会稀罕的不得了。忘记了烦恼,忘记了妈妈的唠叨。
有一次家里来了一个收破烂的,也是家里很长时间没来人了,妈妈非常热情,我和爸爸都得靠后,妈妈那话从嘴了爆发出来,不停的唠嗑。你多大,42岁哈,你家几个孩子,都上几年级,媳妇是干啥的,爸爸是干啥的,妈妈是干啥的,有什么兴趣爱好,家是哪的,当了解到是我们山东老乡时,非得留下吃饭,人家不吃都不行,抓住人家胳膊不让走。实在没办法,人家留下吃饭。留下了,到吃饭点我妈又不做饭,没办法只好我下厨,等饭都做好了,开始吃饭了,我妈又不乐意说在加几个菜。又跑出去买菜,买完菜又自己做。我们在这吃着饭,她在厨房炒着菜,边炒菜边说话一点也不耽误。太热情了,人家边吃边夸,夸我有个好妈妈,夸爸爸有个好妻子,夸女儿有个好奶奶,把人家羡慕的不得了,说自己的媳妇能这样该多好。从人家来,到人家走,一会也没停,不停的说话聊天。临走时还依依不舍送人家老远。等到送完人家,妈妈独自回来,边走边骂,说这个收破烂的多不行,缺斤少两,少卖了多少多少钱。
生活总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可把这些整明白,这个家庭就是和谐的,幸福的。每当做饭的时间,妈妈有时会出去溜溜,说上一句大海你做饭吧,我出去买点东西。等你做好饭了,她也回来了,边吃边说,你做的饭就是好吃,然后猛吃,也不管别人吃没吃饱,等到她做饭的时候,早餐就是那样,天天喝小米粥,一个月甚至一年不变样,当你要求变一变样时,她就会说我们就愿意喝小米粥。我把这些给爸爸交谈,爸爸每次都说你妈就这样,在这个家爸爸没有存在感。不过一直听着妈妈的唠叨,没有任何一点反抗。不过最近爸爸也咿咿呀呀的和妈妈争吵,也许是爸爸的身体有些不舒服。
还是这天,刚一起来床,妈妈就说我,快去洗袜子,你看你把袜子扔了一地,我看看桌子上的饭又是小米粥,不想喝,就去洗袜子,洗完袜子晾上,妈妈又说,你晾晒的地方不对,水都湿到孩子的衣服了,你哪臭袜子,全是细菌占到孩子的衣服上了。没办法,我又挪了挪袜子。吃饭是妈妈又说咱们的自来水漏水了,昨天晚上做梦有个小鬼把我拉到自来水跟前,告诉我说自来水漏了,让我修一修。妈妈这几天告诉我让我修一下自来水,我没修,一来自来水漏的不厉害,一天滴不了几滴水,而且也不知道怎么修,再者我们也快搬走了,带着爸爸回济南。
妈妈还是不停的说,说完我,说爸爸,我生气不吃饭了,爸爸看我不吃了,也不吃了。妈妈不乐意了说,在吃点,不能剩,端起锅往我们几个碗里倒,边倒边说,在吃点,在吃点。你越不吃,她越让你吃。端起锅来让我姑娘吃,我姑娘撅着小嘴,挥起拳头打她奶奶,她奶奶也不生气,这一点我很欣慰,她对我我姑娘非常好。看我和爸爸不吃了,妈妈妈妈咧咧的,两个野种,难伺候。爸爸使出全身的力气说了两个字:“行了!”这下可惹火了妈妈。妈妈拿起拖布,拖布头怼在爸爸的脸上,爸爸推开又怼上。爸爸气的强站起来,妈妈一点也不想让。爸爸倒地了,口吐鲜血。我赶紧叫了救护车。
爸爸在也没有醒来,我们一起回济南的梦破灭了,一生命途多舛的爸爸,就这么离开了人世,落了个晚景凄凉。我在抢救室外等候,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爸爸去世了。妈妈却在那边骂,一辈子造孽,死了也活该,一辈子不知道干了多少没良心的事。我痛苦万分,难道真的有不是冤家不对头,这样的人世轮回么。
我抱着爸爸的骨灰盒,租了辆车,和妈妈还有女儿,回到了济南,叶落归根,没有唢呐,没有送别的队伍,就这么凄凉的送进了坟墓。
sitemap